午睡时分 我把疯骚小姨子按倒在床

时间:2016-03-03 11:14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经常看到男人和自己的小姨子传出“绯闻”,不止于因联姻关系而造就的姐夫的“贼胆”,还在于男人本来对小姨子的“贼心”。幸好,绝大多数的...

  经常看到男人和自己的小姨子传出“绯闻”,不止于因联姻关系而造就的姐夫的“贼胆”,还在于男人本来对小姨子的“贼心”。幸好,绝大多数的男人,或者因为夫妻情深,或者自己德修深厚,或者小姨子已作他人妇(或女友),自己的“贼心”才得以放在自己胸里,悄悄跳动……

  已婚的男人,心下总是暗存着小姨子情结的。小姨子比妻子更加可人的地方在于,距离产生的美,这距离,不太远又不太近,恰到妙处。小姨子既非妻子式 的熟稔如指,也非妹妹式的任无度,更非情人式的甜腻娇媚,只是一种日久相处后,亲情加友情加那么一点不可言说的心动,一种心灵深处某种情愫的寄托。

  小姨子很漂亮,比我小四岁。岳母家在武昌,而她在汉口上班,来去坐公交车要近三个小时,很不方便,而我家离她单位走路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所以妻子特意 在家里给她收拾了一间房子,让她长住我家。 她在我面前总是大大咧咧的,有时弄得我很尴尬,她从来不叫我姐夫,而是叫我哥。有一次我们家来了客人,吃饭时别人就问她:涟漪,姐夫就是姐夫,你干嘛总管 你姐夫叫哥呀?她就咧着嘴说:什么姐夫,好难听,我们单位里那些人都喜欢拿姐夫小姨子开玩笑,说小姨子姐夫被窝里一家亲什么的。她说得大大咧咧,客人听得 瞠目结舌,我也弄得面红耳赤。

  小姨子总喜欢穿那些暴露的衣服,有时手一抬,能露出二分之一的腹,腰一弯,能露出三分之二的背。我是个现役文职军官,有时看不过眼了,就说她:“涟漪,你穿这身到单位就不怕别人说你呀?”

  她听了就一瞪眼,“是你自己看不下去了吧?现在女孩不都是这么穿吗?”弄得我很没趣,只好灰溜溜地走开了。》》口述:小姨子与姐夫之间那些不要脸的事儿(上)

  小姨子就这么像个小孩似的在我们家张扬地生活着,直到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

  那是个夏天的中午,妻子因为单位有事没回来,我和小姨子一起吃了午饭后,我就去睡觉了。睡得半梦半醒时,突然觉得边上有人,睁开眼一看,小姨子坐在床 头,正在往腿上套丝袜。我问她干什么?她说单位领导真是变态,下午有省公司的来检查工作,大夏天的非要我们着制式套装穿长袜,我哪儿有呀?只有借姐姐的 穿。

  她坐得离我很近,香水味飘到我鼻子里,窗外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腿上,纤毫毕现。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下子把她 捺在了床上,吻她,在她身上到处乱摸。涟漪开始给吓呆了,等她明白过来了,就拼命地反抗,边反抗边说:“住手,你再不住手我给我姐说了!”》》口述:小姨子与姐夫之间那些不要脸的事儿(中)

  我一下清醒过来,傻在了那儿。涟漪就势摆脱了我,抓起衣服冲出门外,“咣”的一声把我家的门狠狠地带上了。我呆若木鸡,懊悔一下子涌上了心头。我在暗骂自己,怎么能对她这样做!完了!

  涟漪和以前一样,常来我家住了。她对我还是那么随随便便的,除了尽量避免单独和我在一起,好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越是想装得没什么,越是像在做贼,一天到晚心里装着事,人也恍惚起来,每次穿军服时对着镜子骂自己:配穿这身军装吗?真不是个人!

  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小姨子正在做饭。她跟我说老婆今天接待客户不回来了。吃饭时,我几次想向小姨子道歉,都被小姨子把话题岔开了。吃完了饭收拾完了,她说天热要去洗澡,我就忙躲进书房看书。正在心神不定时,听见小姨子叫我:“哥,帮我把写字台上的羽西润肤水拿来!”

  我听了吓了一跳,出了书房一看,天,卫生间里冒着蒸气,水哗哗地响着,小姨子洗澡竟然不关卫生间的门!我进退两难地站在那儿,心“咚咚”直跳,紧张地 直出汗,可这次的紧张与上次完全不同,这次的紧张,确切地说是怕,怕小姨子有什么不良的冲动了。我正在那儿犹豫,小姨子又在那儿催了,“哥,你快点呀!我 急》》口述:小姨子与姐夫之间那些不要脸的事儿(下)

(责任编辑:私房话编辑)
    转播到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