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留守老家偷过情的两个男人

时间:2016-12-12 08:54来源:未知 作者:女人私房话主编   投稿
导语

我是一个留守村妇,我是一年见老公一次的留守村妇,我是空虚寂寞的留守村妇。对于像我这样的留守村妇来说,老公不在身边,却又正值如狼似虎...

  我是一个留守村妇,我是一年见老公一次的留守村妇,我是空虚寂寞的留守村妇。对于像我这样的留守村妇来说,老公不在身边,却又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心中对于嘿咻自然十分渴望。就在那天,我这样的留守村妇被邻村壮男强抱上床,疯狂爱爱一整晚......

  我是没有什么文化的留守村妇。我老公到南方打工都有好几年了,年头出去到年尾才回来一次,这种折磨有谁能受得了?特别是像我这样的留守村妇,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不找个汉子满足一下,生活的就太煎熬了!

  我的第一个婚外爱爱伴侣是位身强力壮的邻村的男子,他来我家帮我们收割水稻,给他100元一天的工钱,还管吃早餐和中午饭。下午做完农活后,他问我能不能请他吃个晚饭。我说行,但你的工钱?他说工钱你随便给多少都行,因为他有个习惯,晚饭一定要喝酒,这酒一喝就出问题了。

  走的时候我给了他100元工钱。他走了一段又折回来了,满身的酒气,他抱住我说,大妹子,我结婚几年了,因为老婆冷淡,结婚几年了几乎没有一次完整的嘿咻,问我能不能满足他一下。我这个留守村妇也对嘿咻充满渴望,自然而然的我们有了第一段嘿咻经历。

  第二个男人是个乡村医生,与他有了那档子事是在我婆婆患病之后,他来我们家给我走动不方便的婆婆治病,针水挂上后,他就问我男人什么时候回来过,我说男人有等于没有,一年就回来一次。他说你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因为他老婆也到南方去打工了,留下一对儿女给他,每天除了出诊,还要管教孩子,生活着实不容易。

  彼此了解后,我和他就在一起了,很简单,这是留守男人和留守村妇生理需求的互补,俗话说,资源共享嘛!

  后来,医生医治一位家里没钱的老人,那老人的儿子出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过,几年了都联系不上,听说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有了孩子。但他那儿媳妇不离不弃,她求这个医生,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治好婆婆的病,还说要用自己身为留守村妇的身体来换婆婆的生命。后来,这个留守村妇真的做了医生的情人,但她为了尊严没有告诉任何人,是我去医生给我找的单独房子里,发现他俩光溜溜的在床上我才知道这个秘密的。

  我见过这个场面,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这个儿媳妇很伟大,我和她的情况都差不多。但话说回来,老人的病治好了,我们这些留守村妇的心病有谁来医治,仅仅凭这位没有多少回天之力的乡村医生能治好我们的病吗?

  我就跟这两个男人有婚外情,现在双方有需求的时候都给个信息,好好的欢爱一场,发泄我们生理的需求和心理的愤恨。

  其实,留守村妇和儿童,是社会的畸形产物。好好的一个家庭,为什么要留守呢?

  现在,男的长期在外可以找小姐,可以找站街女,可以找临时伴侣。我们留守村妇怎么办?思想开放一点的好办,思想不开明的就凉拌。

  于是,我们就自然而然的有了婚外的房事生活。虽然我们偷情的质量并不太高,但多多少少能释放我们压抑的荷尔蒙。

(责任编辑:女人私房话主编)
    转播到
    频道HOT
    情感话题
    精彩专题
    健康关注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