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稀里糊涂的和弟弟发生了关系

时间:2016-02-18 11:4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他甩我那天,我躲在厨房里拧开了煤气罐,哭了一会儿之后又傻逼兮兮的去关上。...

   2014年,我和认识22年交往4年的男朋友分手了。

  他甩我那天,我躲在厨房里拧开了煤气罐,哭了一会儿之后又傻逼兮兮的去关上。

  我跟路飞从小就认识了,不止我们俩是青梅竹马,我妈和他妈两个老太太也是一个院儿里穿着开裆裤长大的。

  狗血的是,两个老太太从小斗到大,我和路飞也成了她们比拼的工具。因此,我学会走路的时候就知道那个爱哭鼻子的奶娃娃是我的死对头。

  我比路飞大一岁,可是他妈生怕他输给我,就让路飞和我同一年开始上小学,于是我们同桌,没想到,一同,就同了12年。期间我们经历了青春期,在我最排斥异的那段日子里,路飞没少挨我的拳头。

  可后来,他越长越帅,我们俩就背着两个老太太偷偷建立了革命友谊。可以说,我们的爱情故事,前半段像韩剧,特长,铺垫了几百集整整十二年,终于再高考之后的第三天修成正果。

  而后半段,就变成了港剧。路飞拿着红玫瑰跟我表白的当天,就带着我去了小旅馆。

  后面的事,就不言而喻了。他拿着身份证去开房的时候,我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进了房间我们俩就亲一块儿了。其实当时我也不是多喜欢路飞,只不过是好奇。亲着亲着我的裙子和他的裤子就都不见了。

  事后我哭了半天。于是路飞安慰我,他把我头按进他胸口那了,“沈岚,我以后肯定娶你。”

  为了路飞这句话,我真的就跟了他四年。后来我才知道,路飞从初中起就和他们宿舍的男生看过小电影,可是那些男生太猴急,每次都是快进到了关键场面开始,于是他懵懵懂懂的,根本不知道前戏那回事。

  就因为这样,我的第一次特不美好。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自然就没了那些尴尬。

  可现在,我怎么觉得身上干干涩涩的特别疼呢?

  那种疼持续了好久,可是我就是醒不过来。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画面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模一样,我扯过被子,把自己暴露在空气里的身体盖住了。

  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好歹有个内.衣,可我,真的一丝不挂。

  和我一样一丝不挂的是趴在我旁边的男人。白皙的身体,手长脚长的还特纤细,标准的美少年配置,头发也是亚麻色的。我怀疑自己穿越到了二次元。可是床底下散落的衣服裙子证明我实际上是酒后乱x了。

  更尴尬的是,他的一只手还牢牢的固定在我脖子以下的位置,甚至在我睁着眼看的时候,他还懒洋洋的摸了一把,嘴里嘟囔着,“这鼠标好软。”

  我小心翼翼的动了一下推开了他。

  果然就是昨天在酒吧见到的那个人。

  这一次,他终于揉揉眼醒了过来。

  “你先别动。”我一边说着把床头柜上的浴巾扔过去,“裹好了。”

  可惜他没听懂我的话,还是直直的翻过身来,我也没来得及闭眼,于是他那挺得直直的小伙伴又在冷空气中抖了一下。

  这才是万恶之源,让我梦里觉得干疼干疼的那个东西。

  我刚捂住眼睛,耳边又传来磁性的男声。

  “我们是不是做了?”

  再一次对视的时候,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会负责的。”

  我没打算明白他的意思,迅速的换好衣服之后逃离了那个事故现场。

  我打车到了艾莉家,我有她家的钥匙,即使她现在在上班我也进出自如。

  艾莉是我的大学同学兼闺蜜。

  毕业后,我发现我们的不同了。比起我这种工作朝不保夕的社会小渣渣,艾莉的一生才是根正苗红,大学毕业进了外企,整天巴拉巴拉的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朝九晚五,车接车送。

  可现在,在这个所谓的大城市里,艾莉就是我唯一的朋友。

  路上,我开始回忆昨晚的事。

  路飞炒股失败,我们俩被房东赶出了出租屋,后来我给艾莉打了个电话,约好在酒吧见面,可艾莉因为加班不能去找我。我正准备走的时候在酒吧碰到那个男人,不对,他那样子看起来更像是高中生。他好像也心情不太好,于是我们就一起喝酒,然后我喝醉了,好像是我说让他送我去酒店了。

  后来的事我就记不清了,也不想去回忆了,总是这是段特不堪的记忆,我果断在脑子里按了delete然后清空了回收站,如果可以,我还想再格式化一下。

  艾莉家就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没多久车子就停在那个高档小区了,她全家都移民了,一个人逍遥自在着,以前我偶尔也会在和路飞吵架的时候抱着我的枕头去找她。

  到了艾莉家我直接就冲进了浴室。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女主角这时候要在花洒下哭,然后特用力的在自己身上搓啊搓的。可是我搓不下去,我身上青青紫紫的好几块,那个男的,真不客气。

  更让我郁闷的是,一股乳白色的东西从我身体里流出来。

  最后我还是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换好衣服走出去。避孕药那东西在艾莉家肯定是找不到了,她外面看起来特开放,骨子里保守的狠,这一点和我正相反。我们俩在一被子里聊天的时候,她总说得把第一次给未来的老公。

  而我虽然提前吃了苹果,心里还是一直认为,我以后会嫁给路飞,并且一辈子只睡他,只被他睡。所以,早早晚晚,都没区别。

  我应该早点出去买药的,可是我身上酸酸疼疼的不想动,于是把手机插上充电之后。我就钻进被子里睡了过去。

  我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天又黑了。我想拿手机看看几点了,结果一看吓一跳,几十个未接来电,几十条短信。

  路飞真的特诚心的给我道歉。我刚看第二条短信,电话就又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

  我按了接听,然后路飞的声音传过来,他肯定一夜没睡,声音特疲倦。

  “沈岚我错了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3

  要是没昨晚那事儿,我肯定就骂他了,可现在我觉得自己没资格,我总觉得我对不起他了。清了清嗓子,我说,“我在艾莉家,你呢?你昨天在哪儿睡的?”

  一想到昨天离开之前我就把他口袋里的钱都搜走了之后,我就开始担心,他身无分文的一整夜该去哪儿啊。

  不过我想了一下就懂了,他肯定到处找了我,整整的一天一夜。

  “还是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我现在就去找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到了路飞说的那地儿,一下车我就看到他垂头丧气的蹲在路边。

  “沈岚对不起。”

  我摇摇头,看着他失神的样子觉得特心疼,眼泪就开始打转。

  路飞特喜欢抱我亲我,我们还在大马路上,他就低下头来,轻轻的在我嘴唇上咬了一下。我睡觉之前是洗澡了,可是没记得刷牙,虽然我没口臭,但是我真怕昨天和那个男人接吻过。

  于是路飞亲我的时候,我心不在焉的,被删掉的那些记忆又开始在我脑子里飘啊飘的。还必须若无其事的面对路飞。咧着嘴跟他笑,顺便畅想美好未来。

  亲够了我们俩就去找酒店了,最便宜那种,团购六十块钱一晚上,还是大床房。晚上我们俩抱着睡觉,路飞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我推开他,背对着他睡着了。那一夜我睡的挺沉的,但是为了在12点之前退房,我还是一大早就醒了过来。路飞比我醒的更早。

  他早换好了衣服,而且把自己收拾的特整齐,器宇轩昂的美青年。

  “你要去找工作?”我揉着眼睛问,顺便欣赏的在路飞全身打量了一番,真帅。

  路飞皱了下眉,然后特为难的开口,“沈岚,咱们回家吧,我昨天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她说在老家给我找了份工作,收入也不错。”

  “哦。”

  我打断路飞的话,转过身去重新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我不想回去,尤其是现在这么落魄的时候。可最后,我还是默默的站起来,当着路飞的面换衣服,然后退房,去了长途车站。

  我的右眼皮,不知疲倦的跳。

  每次我们一起坐车的时候,路飞都习惯让我坐在里面的位置,这一次也不例外。以前我会因为这样的小细节暗自开心,现在却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感动那两个字眼了。

  甚至当路飞把早餐递给我的时候,我都转过头去看着窗外没再理他。

  后来车子启动了,路飞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我知道他累,一天一夜的找我,一瞬间,之前的责怪又烟消云散了。

  想起刚刚路飞去买票的时候手上那一叠零钱,我叹了一口气。然后从他口袋里偷偷的把他的皮夹拿出来,又打开自己的钱包,我抽了两张毛爷爷放进去,看看觉得少,于是又加了两张。最终,我把全部的钱都塞了进去。

  所有人都认为路飞对我唯命是从的时候,只有艾莉说我才是被路飞吃定了的那个,现在想想,她还真是火眼金睛。

  车上人多也杂乱,路飞睡的那么沉,为了能看好行李,我就只好眼巴巴的打了几个小时的哈欠。

  到站的时候,天都已经黑透了。

  路飞家在市郊,离车站近,所以每次放假我和路飞一起回来都是先回他家,然后第二天他再送我回我家。刚下了车,我指着车站的小超市说,“都半年没回来了,给你爸妈买点东西吧。”

  路飞楞了一下,然后摸了下口袋就明白我的意思。

  后来我们俩都没说话,不过路飞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还是特地腾出一只手来紧紧的牵住我。

  我挺想哭的,眼眶特酸,不过这眼泪得酝酿一下,暂时我还找不到一个哭的理由。只是,眼泪还没酝酿出来,已经到了路飞的家了。

  小时候我们两家也都在一个院子里住,平房改造之后,我们家在市中心买了套大平层,路飞他家就在市郊买了小别墅。在我们这小地方,能住得上别墅的都得是土豪,所以初中高中的时候,我们这些同学都认为路飞是个富二代。

  情感倾诉、情感咨询来私房话情感交流平台。

  请大家扫下二维码 关注私房话公众号

  私房话    微信号:sifanghuacn

        

相关推荐:

(责任编辑:私房话编辑)
    转播到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