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稀里糊涂的和弟弟发生了关系(2/7)

时间:2016-02-18 11:4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他甩我那天,我躲在厨房里拧开了煤气罐,哭了一会儿之后又傻逼兮兮的去关上。...

  路飞他妈尤其认为自己是个阔太太,整天财大气粗的跟我妈炫耀。因此,两个老太太的关系又恶化了一点。

  大一那年,我妈去看我的时候,不小心就把我和路飞抓.奸在床了。那一次,我们两家差点撕破脸,后来我爸妈觉得我吃亏了,但是我是女孩子,他们不妥协也没办法。

  从此,我妈就一直被路飞他妈压着,我也特愧疚。愧疚到大学四年回家的次数比隔壁老张家送到美国留学的女儿都少。

  而现在,路飞他妈听到门铃声之后,兴冲冲的来开门,结果她一看到我又和路飞一起回来,瞬间脸就绷了起来。

  “呦,沈岚你也来了啊,快进来坐会儿吧。先别急着回去。”

  这句话就等于送客,路飞也听出来了,于是把我手攥的更紧了,直接拉着我往里走。进到大厅里,我终于明白路飞他妈把他召唤回来的原因了。

  哪是什么找工作,老张家的女儿从美国回来了。噢对,她叫张蜜,初中那会儿就给路飞写情书了。

  严格来说,张蜜并不算是挖我墙角的。反倒是我,高中那会儿也没少帮她给路飞递情书。其中好几次路飞都是红着脸接过去,然后一看落款就冲着我发火。

  火的多了,我自然就知道那不是个好差事。可谁又知道那是因为路飞喜欢我啊。

  就因为这样,张蜜明面儿上特大方,暗地里没少给我上演勾心斗角的狗血戏码。比如在考试时把作弊纸条塞我书箱里,又比如把我手机号发到交友网站上。

  这事儿被路飞知道之后,他就带着张蜜来给我道歉。那会儿我才知道,原来路飞和张蜜是邻居,张蜜喊路飞他妈叫干妈。

  后来张蜜去了美国,我以为这就是往事随风了,结果每次张蜜回国,路飞他妈总有办法把她儿子弄回去。

  我再傻,也明白其中的小道道了。

  .

  5

  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张蜜一看见路飞,噌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脚底下跟踩着风火轮一样的冲到我们俩中间,胳膊肘还不小心的戳了我一下。

  “路飞你终于回来了。”

  “沈岚你没事儿吧?”

  他们俩同时开口,最尴尬的反而是我。

  路飞推开张蜜的手,直接搂上了我的肩膀改变了路线,我们俩在餐桌边上坐下了。我转过头去一看,路飞他妈还在门口站着呢,我刚想站起来,路飞就把我按住了说不用。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然后又问他妈有没有吃的。

  路飞他妈就从厨房里拿出来一个小饭盒。

  我当时纳闷,他们家住的好歹是个别墅,平时不请个佣人也就算了,怎么现在吃东西都改了用小盒子装了。

  饭盒一打开,我才知道真相。

  路飞他妈在旁边介绍着,“这是张蜜刚刚亲手给你做的。”

  言下之意,这饭没我的份儿。即使有,我也吃不下去了。

  我突然觉得特茫然,心里积累的那些委屈和不忿就快爆发了,在我爆发之前,路飞又像拎着小动物一样的把我从餐桌上又拉起来。这一晚上,我都是这样被他拎来拎去的。

  只不过,这一次路飞连招呼都没打,他是这家里的太子爷,发起脾气来绝对地板都震三震。

  我们回到了路飞的房间里,他刚把东西放下,就过来搂了搂我,特诚恳的告诉我,“我真不知道我妈又骗我呢。”

  我咧嘴笑着说,“没关系。”心里暗暗的补充了一句,我都习惯了。

  我们俩累了一天,也饿了一天,路飞抱着我的时候,我肚子特不争气的咕噜了几下,于是路飞在我脑门上亲了一下,又说,“小馋猫,我去给你做吃的。”

  在路飞出去的时候,我去洗了个脸,水管子里的水哗啦啦的往外流,跟我心里那些哗啦啦的声音相得益彰。

  我当时的心情,就跟摆错了位置的低音炮一样,太靠近桌面了,震的滋滋啦啦的,快麻痹了。

  这时候,路飞已经端着一碗康师傅回来了。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我们俩凑在一起,互相喂对方吃。我终于觉得,其实幸福还是见很纯粹又简单的事儿。

  我爱路飞,路飞爱我,也就足够了。

  就在我因为一碗康师傅就把爱情歌颂的无比高大,金光闪闪的时候,路飞已经溜进了浴室洗了个澡。

  他出来的时候就裹着一条窄窄的浴巾,水珠从他的下巴一路蔓延流淌过他身上漂亮的线条。

  路飞用行动告诉我,爱情始终是一件不能脱俗的玩意儿,所有的天荒地老都逃不过用身体摩擦的形式来表达。

  这才是爱情,并不是亵渎。

  可是,在路飞蹭着我的耳朵从背后抱住我在我身上四处揉揉捏捏的时候,我眼睛一黑,竟然又想起了酒店发生的那件事。

  我以为那算不上生命中的污点,我以为这事儿我肯定记不住多久。结果我错了。我把路飞推开了,而且用的力气有点大,他皱着眉看着我,样子可怜兮兮的,又开始和我道歉。

  路飞认为,我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他炒股失败,是他刻薄的妈妈。

  “你别说了。”

  我打断了路飞的话,实际上,我已经不怪他了。因为我觉得我犯了一件更严重的错误。我自己都不能原谅。所以当他换上衣服说出去走走的时候,我点了点头说好。

  那时候我仰起头看着路飞的背影,他手里拿着盒烟。每次他心情不好就抽烟,每次他抽烟都避开我。我闻不了烟味儿。

  不知不觉中,我们就认识了二十二年,路飞再也不是那个抱着奶瓶的小婴儿了,他其实挺懂得该怎么疼我的,也会为我考虑很多事。

  路飞出去之后,我就一直盯着门口那里看。后来我躺在他的床上,盖着他的被子,闭上眼睛,想起来的都是我们小时候的事儿。

  我也不知道我盯着门看了多久,总之,路飞那么一出去,就再也没回来过。后来我睡着了,再后来我醒了。

  天已经亮了。那是一个阳光普照的清晨,可惜我的心情并不比阳光那么明媚,因为房间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拿着手机给路飞打了个电话,然后铃声在我手边想起。

  我换好衣服下楼去,结果整个房子了除了我空无一人,玄关那里整齐摆着四双拖鞋。其中那两双离的特近的是张蜜和路飞的,情侣款。

  当时我的脑子就炸开了。我神经质的冲回到路飞的房间里,打开我们俩的行李箱,把我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分出来。过去的四年,我们一直不分彼此,可现在,不管是因为我还是因为他,总之这种平衡被打乱了。

  合上行李箱的那一刻,我只觉得气愤,却没考虑之后的事情。

  我拖着行李箱,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烟灰缸,里面一堆小烟头,然后把我穿的客人拖鞋换下去。

  那天中午,我一个人从路飞家的那片别墅区走到马路上,然后摸摸口袋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钱了。

  我蹲在路边,太阳晒的头顶发烫。于是我在小超市借了电话打给我妈。

  一个小时之后,我妈开着辆新奥迪来接我。我看着那锃亮的四个圈,忽然觉得,世界真的改变了。

  回到家,我把自己摔在沙发上了,摔的头晕眼花,摔的天旋地转。转够了,我又站起来,走到镜子前面,对着自己的黑眼圈叹息了一声。

  我妈正在厨房忙活着给我准备吃的,以前这种情况,她难免不会埋怨几句我回来也不说一声她都没时间准备,可这次,我妈对我特宽容,所以我也走过去,哑着嗓子说了句,“妈,我睡觉去了。”

  睡觉之前我从包里找出了一个装着避孕药的小药瓶,不知道这个时候吃晚不晚,所以我吃了一片之后,又多吃了一片。

  拧上药瓶,我把手机拿出来,插好了充电器放在枕头边上。

  每次我和路飞吵架的时候,不过太久他就会到处找我给我打电话了,就像那天一样。

  准备好那一切之后,我才蒙上被子闭上眼睛开始给自己催眠。我做个一个挺长的梦,梦里我和路飞都回到了五六岁的时候,我们还住在那个大院子里。

  我妈和路飞他妈整天的攀比,路飞总是把他妈新买的玩具偷偷送给我,他夸我的小裙子很好看,他咧着缺了颗门牙的嘴笑着问我,姐姐你愿意当我的新娘吗?

  7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看看时间,发现自己没睡多久,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但是路飞没打电话也没发短信给我。

  我又确认了手机卡没出问题。

  那会儿,我还没感觉到天翻地覆的失望,只是洗了个澡化了个妆然后硬是把正敷着面膜的我妈拉出去陪我逛街。

  在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我没心没肺的感叹城市的改变和如今的欣欣向荣。其实这些都不新鲜,最新鲜的是,每次周围有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我都下意识的看自己的包。

  后来在咖啡厅里,我干脆把手机拿出来。可是,出去的时候,我忘记装回去了,于是再去找的时候,也找不到了。

  情感倾诉、情感咨询来私房话情感交流平台。

  请大家扫下二维码 关注私房话公众号

  私房话    微信号:sifanghuacn

        

相关推荐:

(责任编辑:私房话编辑)
    转播到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