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稀里糊涂的和弟弟发生了关系(3/7)

时间:2016-02-18 11:4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他甩我那天,我躲在厨房里拧开了煤气罐,哭了一会儿之后又傻逼兮兮的去关上。...

  我妈安慰说等下给我买个新的。

  可她不知道,其实我在意的不是那个用了四年的iPhone4,而是里面存了不知道多少条的我和路飞的短信,还有我们俩的照片

  我总觉得自己丢的不是手机,是男朋友。

  最后我们也没买手机,又回到了家里。那天晚上我失眠了,第二天早上,我被镜子里那个憔悴的少女吓了一跳。

  那之后的几天我都萎靡在家里,我几乎不再离开我最爱的大床,一直到我接到一个高中同学的电话,她说过几天有个同学聚会。

  我楞了一下之后爽快的答应了,因为,这次一定能见到路飞了。

  聚会那天我一早就开始准备,我妈也特支持,她看着我打扮好之后的样子就说,“果然是我亲生的。”

  当然,我妈还做了件更伟大的事儿,她把奥迪的钥匙给我了。

  大一那年我就考到驾照了,不过真正开的经验并不多。我妈对我的这份信任让我感动了好几分钟。

  这份感动在她下一次开口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

  “别人看见你这技术应该都会躲开你。”

  我于是雷厉风行的出了门,可当我上了车之后,摸着方向盘还真有点不真实感,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后来我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晴天娃娃,那是我十二岁的时候路飞送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我一直随身带着。我把晴天娃娃挂在后视镜上之后,一下子就安心了不少。

  那一路上我开的车速都特慢,远看就像只巨大的蜗牛,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爬过了半个城市,终于在聚会开始后的半个小时,我才到了那间KTV。

  进了包间之后,我看到了好多老同学,某某某,某某某和某某某。我一向没什么记性,毕业四年我就记不清这些高中同学的名字了。我记得最清楚的,也就路飞了。

  但偏偏那时候路飞正坐在角落里,他低着头看手机。而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路飞整整一个礼拜都不找我了。

  张蜜正坐在路飞旁边,她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路飞转过头去让张蜜坐好,他声音柔柔的特好听,透过那些嘈杂的音乐声都能完完整整的传进我的耳朵里。

  后来,路飞抬头的时候看到了我。

  于是他张了张嘴,那样子欲言又止的,两只亮晶晶的眼睛透着点委屈。

  我还是站在原地,收集着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也在等待着路飞会走到我面前,给我一个交代。

  他确实站起来了,只不过张蜜拉了下他的袖口,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句话之后,路飞又重新坐下。并且不再看我。

  我尴尬的笑了下,然后跟大家打招呼,说我迟到了,随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我坐在了一群男生的中间,换做之前,路飞早就气的鼻子冒烟了。

  这种守护着我和吃醋的自觉,从他懂分男女的时候就有了。

  那一整个晚上都过的特消停,我没找路飞和张蜜的麻烦,也没去问一句为什么。这一切,不是因为我大方,更不是因为我懦弱。简单点说,我拉不下那个面子,我等着路飞过来跟我道歉,然后抽他一巴掌说,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那些画面在我脑海中酝酿了好久,可惜一直到聚会散场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幻想。

  我只喝了点饮料,路飞在离着我很远的地方,却一直没停过杯灌自己喝酒。有几次,我们目光相对,他好像特别想过来和我说些什么,可是张蜜没给他那个机会。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路飞吗?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张蜜唯命是从了。

  散场之后,我是第一个从包间里蹿出去的,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我还依依不舍的偷偷回了次头,路飞没追出来。

  因此我郁郁寡欢的走到了地下停车场。

  上了车之后,我刚好看着那悬挂着的晴天娃娃特不顺眼。

  我一肚子的气,于是把晴天娃娃从打开了的车窗里丢了出去。

  丢出去的那一刻我就清醒了,我就后悔了,万一它碎了怎么办啊,那可是路飞送我的第一件礼物,意义重大。

  不过,我并没有很快听到破碎的声音。

  而是看见路飞正站在车子旁边,晴天娃娃不偏不倚的砸在他脑门上了,很快就出来一个红印儿。

  我还在想,这一下会不会很疼的时候,终于听到了那迟到的清脆的碎裂声。

  晴天娃娃,还是掉在了地上,碎成了几块。

  路飞后退了一步,他没说什么,只是弯下身去捡起来那些碎片。这个时候张蜜也追了出来。

  我还是启动了车子,速度由快到慢,从后视镜里,我看到路飞一直追着车子,他追了很久,后来也就追不上了。

  而我,早就不知不觉的开始飙泪了。

  这一天,我终于明白什么叫飙泪了,哭的我眼睛都疼了。

  那天晚上,我妈一直在安慰我,她和我讲了很多。也包括她和我爸的故事以及那辆新奥迪的来历。

  从我小时候开始,我爸就是大学里的副教授,在这个岗位上熬了十几年也没能出头,终于在两年前辞职下海了。

  我妈说,我爸赚的第一笔钱,就给她换了新车。看吧,爱情还是值得期待的。我点点头,拉过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住。

  第二天一大早,我偷偷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留了一张字条给我妈之后就离家出走了。我又来到了长途车站,不久之前路飞还在这里紧紧的攥着我的手。

  ........

  9

  我回到了大学四年里生活的那个城市,那里曾经是记载我和路飞最多回忆的地方,而现在,我只想在同一个地方,把我们曾经走过的痕迹,一点一点的抹干净。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了手机号,然后开始找房子。

  介绍我租房的是我之前在补习社实习时候的学生,叫林竟,走在马路上回头率有300%那种,据他说这个房子是他老大租的,现在打算分租出去一间。

  而他口中的老大,其实和他一样,就是整天靠打游戏生活的年轻人。说好听点,叫做职业电竞选手。

  房子环境不错,二层loft的设计,一层的大厅里摆着五连坐的电脑,我想起了奋斗里面的乌托邦,一下就心动了。

  我在电话里把房子的信息简单告诉了艾莉,她听了之后就说要和林竟见一面。就这样,我带着林竟去和艾莉吃了一顿晚饭之后,顺手就把租房合同签了。

  艾莉说,林竟这孩子一看就不是坏人。

  我虽然鄙视她的见色忘友,但是对林竟的印象也确实不错,就是不知道他说的那个老大怎么样了。

  第二天,我就风风火火的搬了新家。

  后面的日子也算过的顺利,那些我不知道想见还是不想见的人一直没出现在我眼前,之前那些失恋的感觉也渐渐淡了。

  就在我沉浸在新生活每天乐滋滋的不知愁滋味的时候,“不幸”还是降临了,先是连续几天的头晕没精神,后来又发现那个也一直没来。

  我窝在被子里用手机上百度知道,最后不得不换好衣服去了楼下的小药房。

  以前连避孕药都是路飞去给我买的,这一次,我要一个人去买验孕棒了。我真想带个面具,而且我明明特小声的说我要验孕棒,店员却很大声的重复了一次,害的周围人都转过头来看我了。

  那一天,被我评价为生命中最倒霉的十天之一。

  后来我还是付了钱快速的离开了,回去之后我就进了卫生间,上午林竟在学校上课不会回来,所以我没有反锁卫生间的门。

  使用验孕棒的过程就省略了,因为悲剧的是,我刚把那东西举到眼前的时候,门把手响了几声。

  然后,门开了。

  在那不到十秒的时间里,我在大脑中搜索了一番,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然后恢复了被丢到回收站里的资料,最后我终于敢确定,我面前的男生就是一个月之前,在那个酒店的大床上搂着一丝不挂的我的那个人。

  我思考着要怎么解释面对,顺便也想起来,他应该就是林竟口中的那个老大了。

  所以,他应该和林竟一样,是个高中生。我的小宇宙要逆转了。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高中生眯缝着眼睛看我,他又走近了一点。

  我心跳加速,想起手里还举着的东西刚准备藏在身后,就被他用力的箍住了手腕。那一下,其实不疼,但是暧昧至极,我全身的温度和血液都往上蹿了一蹿。

  得,我不用伪装了,这个高中生怎么可能比我记性还差。

  下一刻,他做出了一件更让我意外的事。我忽然觉得手上好像缺了点什么,垂下眼睛一看,那个小小的白色柱状体已经被他拿在手里了。

  他认真看了一会儿之后,眉心蹙起来。漂亮的嘴唇轻轻的动了一动,说出了这世界上我最不愿意听到的三个字。

  “两——道——杠——”

  我尴尬的低着头,想把验孕棒抢回来,结果他高高的扬起手,并且后退了一步。我扑了空,差点摔倒,脚踝剧烈的疼了一下。

  “你还好吧?”

  他弯下身子想扶我,我却很嫌弃的推开他的手。

  我把手攥得紧紧的,那样子特防备,其实我并不觉得自己可怜还是怎么样,只不过不知道怎么面对。

  这太尴尬了。

  不过后来我还是松开了手,因为客厅里我的手机响了,我试图站直的时候才发现左脚根本使不上力气。

  我是被扶着走回去的,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电话是林竟打来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他老大今天会回来,他忘记提前通知我了。

  我看看手机,又看看眼前的人,看来之前的猜测是真的了。

  林竟,我保证不杀了你。

  “我叫童小飒。”

  “哦。”我挂断电话,又把头低下去了,几秒钟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没礼貌,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沈岚。”

  这就是我和童小飒的第二次见面,他抢了手上的验孕棒,还一脸纯真的自我介绍。

  那时候,我们俩面对面的坐着,逆光的方向童小飒的长睫毛忽隐忽现的。他皱着眉的时候,脸颊上还有一个浅浅的梨涡。

  过了一会儿,他拿来一瓶药酒,又硬是把我的脚拉过去,低着头很认真的帮我揉着,真的不那么疼了。

  擦好药酒之后,我就想逃了,我需要一点点时间和一点点空间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面对一个曾经在床.上见过的男生,是不是还可以坦然的同住。

  “那个——”童小飒的手自然的下垂着,只是手指每一下松开又攥紧我都看在眼里了。

  “嗯?”

  “你是不是怀孕了?是不是我——”

  童小飒又站起来,他走到我面前,高高的个子刚好挡住窗外的正午阳光,我垂着眼睛。

  情感倾诉、情感咨询来私房话情感交流平台。

  请大家扫下二维码 关注私房话公众号

  私房话    微信号:sifanghuacn

        

相关推荐:

(责任编辑:私房话编辑)
    转播到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