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稀里糊涂的和弟弟发生了关系(4/7)

时间:2016-02-18 11:4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他甩我那天,我躲在厨房里拧开了煤气罐,哭了一会儿之后又傻逼兮兮的去关上。...

  这毕竟是闹出人命的事儿,我想着想着,又开始心酸了。

  “我会负责的——”

  我继续不回答。

  “对不起——”

  在这之前,我很需要一个崩溃大哭的理由,而童小飒说出的这三个字,似乎真正打开了我眼泪的开关。我随手抓起了一个特大的抱枕,毫不客气的砸在童小飒好看又年轻的脸上。我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鲁莽。

  童小飒还愣愣的站在原地,我已经暂时忘记脚上的疼快步的跑开了,那一刻,我相信了人类的潜力无穷。

  直到我躺在床上之后,我才想起了那疼,于是又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抱着枕头闭上眼睛做好了一切哭泣的准备。

  如果没有遇见童小飒,我就不会在那一天拒绝路飞,路飞就不会一夜不归。后面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

  就是这样一个概率极低的随机事件,让我和路飞的爱情无疾而终。

  以前和路飞吵架的时候,我也会这样把头埋在枕头里小声的哭,企图隐藏住自己的脆弱一面。我认为,弱女子早就不流行了,而路飞总会出其不意的在我身后出现,他和我一起趴在床上,然后缓慢的移动,最后整个人都压在我的身上用身体的重量迫使我不得不转过头去带着怒气和他对视。

  然后,路飞就笑了,他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特迷人,好像一泓带着引力的泉水。看着他的笑我就会忘记全部的不开心,他也总会温柔的抱着我一遍遍的说对不起,别哭了。

  我曾一度认为,路飞会是我一辈子的天使。

  可现在,我沉浸在那些回忆里心情更加低落。那一道深深的伤口又被纵向的撕裂开了一些,一些糟糕的事情趁机溜了进去,生根发芽。路飞却挥了挥翅膀,开始守护下一个人了。

  “沈岚——”

  “沈岚,别哭了。”

  有人在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我把枕头抱的更紧了,直到呼吸困难的时候,我才倚着墙坐起来。

  童小飒手足无措的站在我的身后。

  ......................

  11

  爱情应该是处心积虑,偏偏我在和路飞的那段爱情里,就是个缺心眼。

  哭是一件耗费体力的事,哭着哭着,我竟然睡着了。在这个过程中,童小飒始终对我不离不弃,我记得在他帮我盖被子的时候,我拉住了他的手。

  所以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童小飒的怀里,并且毫不客气的把腿压在他的腿上。

  我不敢再看他了,准备悄悄的转过身的时候,童小飒的手竟然不偏不倚的搭上的我的腰。

  他指尖的温度凉凉的。我又动了一下,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他的手指也跟随着收拢,并且把我向着他那边又拉了一把。

  睡梦中的童小飒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心思,他的手掌慢慢摊开,眼睛依旧微微的闭合着,我怀疑他随时都会睁开眼睛,然后懵懂的看着我。

  只不过,他歪了歪头,凑近了我,小声的说,“我再睡一会儿——”然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那是梦话!

  可是,偏偏撞上了我那颗不知所措的小心脏。借用唐宛如的一句话,我受到了惊吓,惊吓我的不是童小飒,而是我自己。

  我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并且有点舍不得离开这个不算很暖也不够宽阔的怀抱。

  很快,我慌乱掉转过头,开始嫌弃自己竟然会突然恶俗的抒情起来。天色渐渐暗下去,于是我只能在床对面的衣柜上看着童小飒身影的轮廓。

  后来,他一直那么松松的抱着我,我的手脚开始不接受大脑的指挥,最后,大脑也罢工了。我又不知死活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阳光洒进来的时候,我和童小飒也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睛。两个人都不说话,心里都在暗自盘算着要怎么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好的排列组合一下。

  最先开口的是童小飒,他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两片单薄的嘴唇微微开合,过很久却只说了“早安”两个字。

  他眼神很尴尬,笑容却自然。

  也包括那两个位置可爱的梨涡,竟然成了漩涡,卷的我七荤八素。

  好在我们两个人都衣着完整,后来,是我想起应该快点离开这张床,只不过站起来的时候,脚踝狠狠的惩罚了我对ta的不关心。

  我攥着手指转过头去和童小飒道谢,他竟然反应这么敏捷,又及时把差点摔倒的我扶住了。

  并且,他当时的姿势特潇洒。

  “我去拿药来。”

  擦好药酒之后,童小飒又抬起头,郑重的看了看我,他眼神特鉴定,基本上不打算给我留些逃避的余地了。

  “沈岚,我们是不是应该谈一下——关于——”

  他的两只眼睛里,就好像盛着矿泉水一样,特清澈,干净又纯洁。

  不知道会有多少小女生,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在童小飒这样的注视下,会误会自己是被关心着,乃至,被深爱着。

  这样荒唐的妄想,显然不适于我。

  见我依旧没有回答,童小飒又重复了一次刚刚说的话,他的手指扣的又紧了一些,食指的指腹蹭着拇指的指甲,眉心间的褶皱也格外好看。

  他看起来,又坦诚,又可爱。

  “我会去医院检查。如果真有了孩子,我会处理掉。”

  我知道那时候我看着童小飒的眼神特魔鬼,但是这个时候,我必须得震慑住他。哪怕他真的从此把我当成一个毫无人性的妖魔。

  “沈岚!”

  我心不在焉的推开童小飒的手,心情也从抛物线的顶点骤然下滑。

  如果可以,我真想把自己丢进电解池,镀上一层金刚不坏之身,再冷漠的对一切有意无意散发着光芒的男人sayno。

  童小飒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在他对我下达了最后指令之后,果然开始监视起我的一举一动。

  一天,两天,三天。

  耐不住那样的精神压力,我终于手一挥,像个老佛爷一样的被童小飒从沙发上搀扶起来。

  “只要你别再一直看着我跟着我,刀山火海我也去了。”

  听到我那么说,童小飒爽朗一笑,颇有点诡计得逞的意味。我懒得和他计较,又继续说,“还有,我的脚已经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得知我恢复完全行动能力不需要他的特别照顾之后,童小飒的眼睛里竟然有那么点失望。

  不过就那么一丁点,我再仔细看,就没了。

  医院本来到了周末人就多,童小飒还特固执的一定要去家大医院,一进去看见那长队我就打退堂鼓了。

  大好是时光用来闻消毒药水的味道实在太浪费。

  后来童小飒去打了个电话,然后告诉我等下就有人送挂号单来,我们不用排队。我将信将疑,也只能在那里等待。

  就那么几分钟不到的时间,眼前总有人被推进推出的,我从小就怕那种场面。童小飒适时的握住我的手。

  语气坚定的说,“别害怕。”

  别说,那句话,还真的和强心针一样。为了让我放松心情,童小飒就一直陪我闲聊。意料之外的,他懂的竟然特别多,天南地北,几乎就能从塔图因行星说到时间悖论了。

  我拍了拍童小飒的肩膀,“想不到你一个高中生懂的还挺多啊。比林竟那小子强多了。”

  这次换童小飒皱眉了。

  “谁告诉你我是高中生的。”

  “你不是林竟的同学吗?”

  他样子有点沮丧,不过也没解释什么,而是直接从口袋里掏出钱夹,拿出来张卡片给我。

  是身份证。

  我看了看童小飒,又看了看身份证上的照片,模样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身份证上的小男生还是清爽的黑色短发,表情有点木然。一九九零年出生,童小飒已经24岁了。

  “这下你相信了吧?”

  我点头,心里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童小飒怎么看都只像十几岁的啊。

  “所以说,这几天你一直担心逃避,就因为你觉得我是个高中生不能照顾你吗?”

  “嗯——”

  “笨蛋,以后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我就好了。”

  童小飒一边说着,还伸出他漂亮柔软的魔爪在我头顶上轻轻摸了下,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渺小了。

  虽然那感觉并不讨厌,可是他凭什么说我是笨蛋,又凭什么说以后啊。

  为了报复,我把身份证还给他的同时,还故意叹气说,“多好的孩子啊,可惜了。”

  童小飒接过去,然后垂着头,很落寞的样子。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推了推童小飒的肩膀,他马上露出笑脸,原来这厮也学会了我那招,但是挺可爱。

  “你呀——”我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了,不舒服吗?”童小飒看着我的眼神格外担心。

  我摇摇头,“没事。”

  的确没什么大事,碰到了熟人而已,不是别人,路飞而已。只不过张蜜也一起出现了。

  13

  的确没什么大事,碰到了熟人而已,不是别人,路飞而已。只不过张蜜也一起出现了。

  路飞手上还提着个旅行袋,张蜜想上前挎着胳膊的时候,他躲开了。

  偏偏这个时候,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童小飒的手机也响了,他接听电话后,转过头来对我说可以走了。

  “嗯。”

  我站起来的时候,手抬了一下,那是我惯常的姿势,每次路飞都会特体贴的接过我手上的提包。

  我没想到,童小飒也那么贴心。并且,他帮我拿包的样子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情感倾诉、情感咨询来私房话情感交流平台。

  请大家扫下二维码 关注私房话公众号

  私房话    微信号:sifanghuacn

        

相关推荐:

(责任编辑:私房话编辑)
    转播到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