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稀里糊涂的和弟弟发生了关系(5/7)

时间:2016-02-18 11:4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他甩我那天,我躲在厨房里拧开了煤气罐,哭了一会儿之后又傻逼兮兮的去关上。...

  那一瞬间,又是好多思绪翻涌而来。

  我们还是无可避免的碰见正皱着眉头躲避张蜜的路飞。

  路飞一看到我,表情瞬间就僵住了,脚步也停了下来,张蜜趁机站到路飞的身边。

  “好久不见啊。”我若无其事的拉了下童小飒的袖口,然后他很懂事的搂住我的肩膀。

  那样的姿态,如胶似漆。

  路飞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天不见,这妖孽更帅了,他今天还带着一副窄框眼镜,分明就是我人生里第一个男神——冰山美人手冢国光。

  “你怎么来医院了,是不是生病了?”路飞上前一步,对着我伸出手,不过被童小飒拦住了。

  我暗暗在心里对童小飒夸赞了一番,然后把头往他肩膀靠了靠,笑着说,“我们来看朋友,先走了。”

  就在和路飞刚刚擦肩而过的瞬间,我转过头去,对上他满怀期待的目光说了一句——

  “再见。”

  出了门诊部的大楼之后,我就和童小飒分开了半米的距离。童小飒盯着自己肩膀,眼神静止了半秒钟之后才抬起头来问我,“我们还回去吗?”

  其实我心情很不错,就在刚刚看到路飞和张蜜的一瞬间,我就敢认定,他们之间一定没什么。

  我和路飞从小就认识了,他的一举一动都骗不过我。就好像他也肯定能看出我刚刚是故意在他面前和童小飒举动亲密。

  果然,路飞已经追了出来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我又拉上了童小飒的手,脸上的笑容根本藏不起来。

  “我们快走。”

  童小飒楞了一下,直直的盯着我们紧扣的手指,嘴角渐渐失去了弧度。

  我的喜悦溢于言表,可这种心情并没有感染到童小飒,他始终垂着头,视线偶尔从我身上划过,又匆忙的躲开。

  直到我站在路边窄窄的台阶上的时候,童小飒忽然很生气的拉了我的手腕。我没站稳,直直的倒进他的怀里。

  童小飒板着脸看我,不同以往的柔软表情。我匆忙推开他。

  “你干嘛啊?”

  “走那里很危险。”

  我彻底的挫败了,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装作语重心长的样子。“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童小飒抬了抬眼皮,冷哼了一下,很小声的说。

  “但是你的智商是。”

  我重新对着台阶抬起脚的时候,童小飒不客气的搂上了我的腰。我吓的立马推开他的手,满是防备的瞪着他,那样子随时可以宣战。

  在之前的几天相处中我忘记了和童小飒约法三章,是因为我一直觉得这孩子腼腆的很。

  没想到几天的时间他就超进化到敢轻易的就在大街上搂着我了。

  “对不起。”

  童小飒后退了一步,他抿着嘴角道歉。

  这时候,忽然吹来一阵飕飕的冷风,一朵乌云停在我们的头顶上。很快,倾盆大雨。童小飒不顾我的反对硬是我的头按进他的怀里,他的手臂包围着我。

  比我想象中的有力。

  我们以一种极其亲密又自然的姿势移动到咖啡厅的门口。然后,又走到了里面。最终,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童小飒自作主张的给我点了杯牛奶。他撕开砂糖的小袋子,我笑嘻嘻的把杯子推过去。他却把三包砂糖都倒进了自己的咖啡里。

  我想起很久之前听说过的一句话,喜欢甜味的男孩子,都很善良。

  童小飒停下手上的动作问我怎么了。

  我摇头,故作神秘。

  我们在咖啡厅度过了一整个漫长的下午,我摊开手心享受着童小飒递过来的松软的曲奇饼干。

  那是一场暴雨,天空始终黑压压的,似乎隐藏了很多情绪和故事。雨水带来的寒气在窗子的玻璃水凝结成一片氤氲。我抬起手,在上面写下了两个字。

  “是什么?”

  “不告诉你。”我用手捂住那两个字,就像躲藏在心底的秘密一样,并不打算分享。

  而这时候,刚刚好服务生经过,我全部的精神被他手上端着的精致的cup-cake吸引了。

  我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放下了手,也不知道为什么童小飒会那么坚持的看清楚了那两个字。

  我在玻璃上,写下了路飞的名字,伴随着一个小小的爱心。

  童小飒的脸上蒙上一层苍白神色。他的胸腔猛烈的震动了一下,然后和之前一样无理的攥住我的手。

  我不懂,为什么突然间童小飒的情绪会变得那么激动。他一边紧攥住我的手让我无法挣脱,另一边动作敏捷的用桌上的餐布擦掉了玻璃上的路飞的名字。

  那让我有一种濒临灭顶的感觉。

  当然,那样的形容实太过夸张,所以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在那时候觉得难过。甚至有可能童小飒落寞的表情才是罪魁祸首。

  “沈岚,你的脑袋如果只是个装饰那么我以后还是不要再带你出来了。你没看到他还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

  我楞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愤怒。在我指责童小飒的言语中,最简单也最犀利的是——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管我?”

  那句话,同样敲碎了童小飒单薄的自尊。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我变成了被遗落的那个人。在看到童小飒冒雨上了出租车之后。我开始发呆,经过人的脚步声和热切的交谈都黯淡下来。

  我仿佛进入了一个真空的空间里。

  很久之后,我拎着咖啡厅最后一把可以外借的雨伞孤零零的回到了那个暂时的,我们共同的“家”。

  15

  林竟依旧像个猴子一样以一种高难度的坐姿在电脑面前指点天下,他的手指飞快灵巧的移动着,嘴里念念有词。

  和充满生机的少年的欢声笑语对比强烈的是一旁的童小飒。他刚刚从浴室走出来,毛巾盖在湿漉漉的头顶上。分明冲着我这边看过来,却假装毫不在意的转过身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关门的声响格外强烈,让我无法忽视。

  那天起,我和童小飒开始了短暂又漫长的冷战。短暂的是时间,漫长的是我们感受到的时间。

  进入到九月,气温就像乘着过山车一样,某一天,我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一床崭新的羽绒被。

  在这段时间里,我已经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证明一切不过虚惊一场。正因为我那天多吃的那两片避孕药影响了生理周期才产生了之后的误会。噢,验孕棒也可能是过期的。

  和童小飒维持冷战的同时,我也开始暗暗的物色新的住处,以及新的工作。

  很快,我正式拿到一间外企的offer,新的职位是项目经理助理。

  我的新老板叫余天,一个样貌英俊的年轻男人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二十七岁,单身。俗称钻石XXX。第一次的正式见面,他礼貌的向我伸出右手。

  上班之前,我已经让艾莉给我补了一堂课。秘书和助理是有区别的,艾莉就是文秘,平时只需要从事一些文书工作。助理就不同了。

  “简单的来说,就是你老板的贴身小女佣。而且,得能文能武。”

  艾莉一边解释着,还生动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稍有不慎——”

  当时我听的毛骨悚然。

  真实的情况不是那样的,我和余天共用一个办公室。严格来说,我的位置在门口那里,而余天80%的时间都优雅的靠在沙发上。

  所以,余天的办公桌是空着的。同样,他也没有安排什么特别的工作给我,只是拿过来一份展会的介绍资料。

  那东西足足有十几页。而余天轻轻的对着我说了两个字,“背熟。”

  然后,他重新回到沙发上,用报纸遮住脸。

  余天对我说的第二句话是在下班的时候。我正埋头应付那份资料,突然看到桌子上多了个人影。

  “你会开车吧?”

  “嗯。”我战战兢兢的点头。

  余天递给我一把钥匙,告诉我一个地址,让我开车送他回家。原来,助理还要兼职司机,应聘的时候没说这一条。

  我还是硬着头皮的上了车,关注微博“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私信“路飞”自动收到全文地址这里和我家那边不一样,大城市,节奏都是快的,包括车速。

  上了车之后,余天就坐在我旁边闭上了眼睛。我一边看着导航,路况不熟悉,在高架桥上更是发挥了自己恐高的特长。

  在一个转弯处,车子熄火了,手动挡绝对是最反人类的设计。不巧的是,余天也醒过来。

  我应该庆幸,最终还是在下了高架桥之后,余天才把我从车里扔出去。

  最潦倒的时候,竟然是童小飒打来了电话。

  他语气很紧张,问我在哪里,又问我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

  我之前没告诉童小飒换工作的事情,所以随便编了个借口说我和艾莉在逛街。但是他一口咬定我在说谎。我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地理位置,童小飒告诉我那附近有一间便利店,让我去那里面等他。

  没等我拒绝,他就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童小飒出现在我面前。他样子看起来很生气,但是对上我那张一看就委屈的脸,他的表情也柔软下来。

  我们一起回了家,回去的路上童小飒还买了一份外卖给我。只不过我和他道谢的时候,他又固执的转过头去了,我们回归到冷战状态。

  情感倾诉、情感咨询来私房话情感交流平台。

  请大家扫下二维码 关注私房话公众号

  私房话    微信号:sifanghuacn

        

相关推荐:

(责任编辑:私房话编辑)
    转播到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