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公朋友一夜情,可老公知道后却疯狂的报复

时间:2016-12-28 11:40来源:未知 作者:女人私房话主编   投稿
导语

一夜情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为什么我会发生一夜情呢?最终的原因还是我老公先对去起我...... ...

  一夜情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为什么我会发生一夜情呢?最终的原因还是我老公先对去起我......

  2011年的那个春天的夜晚,我怯怯地敲开姑姑家门。她疑惑地看着我手上的行李箱。我说我不想读书了,想出来打工赚钱。“你以为你现在出来能赚几个钱呀!”她没好气地说。她是汉口一所中学的老师,显然很看不惯我辍学,但我执意要出来,她也没办法。

  第一份工作是在医院里打零工,一个月才150元。但我还是还高兴,毕竟这是我自己亲手赚的钱。我一直恪守本分,埋头做事。一天下班后,我在财会室打扫卫生,看见保险箱的柜子没锁,打开一看,满满的一箱钱!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当时我心跳得好快,手脚都软了,我没敢离开,一直守着到第二天上班。后来,单位表扬了我,财会部主任把要到他办公室帮忙,我的工资也涨了很多。

  一天,办公室来电话,说是找我。我惊讶地接过电话,是龚邦国!他说他在武泰闸的一家发廊打工,叫我去玩。

  我和龚邦国上初中时是同班。那时我是学习委员,他是班上的淘气蛋,人很帅,很多女生暗恋他。初三上学期,家里给我压力太大,我才一气之下辍学到武汉打工。记得到武汉后,我还给龚邦国写过信,要他好好珍惜学习的机会,希望他有好的前途。谁知,他也辍学了,他回信说像我这样优秀的学生都不读了,自己也没信心再读下去。

  在武汉就这么一个朋友,自然经常去他那里玩。去多了,店里的人一见到我,都会笑着说“邦国的女朋友来了”,我嘴上说不是,心里还是默认了。那时我们谈恋爱很好笑,连坐公车都一前一后。但每次和他在一起,就感觉心里有了依靠。

  从到姑姑家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感觉到她接纳我很勉强。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我盼着有一天龚邦国能带我出去。

  一有钱他就变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时光啊。当时电话联系不方便,手机也没普及,我们常常写信互诉衷情。1994年“五一”,我到他那里玩,到了晚上,他宿舍的人故意都跑出去了,我就留了下来……

  初尝禁果后,我们常住在一起。几个月后,我老感觉浑身疲乏,怏怏地提不起精神。医院的一位医生帮我检查后,说我怀孕了,我听完就吓哭了,———我才18岁呀!我一路哭着回到姑姑家,又不敢跟她说实话,只好骗她说想家了。我也没敢回家,龚邦国把我接回他老家。

  他说,已经这样了,我们索结婚吧。我执意先打掉孩子。他拗不过我,只好陪我去医院。躺在手术台上,听到大夫“啪啦啪啦”地整理那些冰冷的手术器械,我胆怯了,哭喊着不做了,拉着邦国跑出医院。

  那年农历2月12日,我们结婚了。孩子一岁后,家里没什么收入,我们又来到武汉打工。

  我们在汉口做水果生意。我还算有些经济头脑,一切进货销售他都听我的,两口子起早贪黑,短短两三年,我们赚了八九万元。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在他身上演绎得如此贴切。他变了,他开始穿名牌衣服,配新款手机,经常出入迪吧酒吧。他说现在有钱了该好好享受生活了。我建议用钱买套房子,他说买房子干什么,买了房手上就什么钱都没有了。

  没想到后来他干脆工作也不做了,日日在外吃喝玩乐。我却天天勤扒苦做的,两相对比,我心里很不平衡,也扔下生意不管,在家打麻将。

  积蓄很快坐吃山空。没办法,我只好租了个门面,开了间麻将馆。

  我原谅了他的一夜情

  翠翠是他的牌友。他和翠翠关系密切还是朋友告诉我的,一开始我并没在意,对我们这些年的感情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直到那天我才起了疑心。那晚孩子生病,他没过问一声,从我身上拿了1000元就走了,直到深夜也没有回。打他手机,关机。我陪在孩子身边,越想越不对劲。从朋友那儿打听到翠翠的住处,凌晨5点多,我守在翠翠住的小区门口,抱着一丝希望守株待兔。

  果然,快6点的时候,有三男三女走了出来,两两相拥,其中两人正是龚邦国和翠翠。他俩亲密地手挽手,不时还发出阵阵笑声。突然看到我出现在面前,他俩的脸色顿时僵了,翠翠下意识地松开挽他的手。我冲上去,给了龚邦国两耳光。

  拖他回家后,我吵着要他说个明白。他不耐烦地说:“你还想怎么样?算我点子低,第一次和她睡,就被你捉住了。”我赌气跑回娘家住了三天,他也没去接我。

  那三天,我想了很多,心情很复杂。的确,他的一夜情深深地伤害了我,但在愤怒与憎恨的同时,过去的点点滴滴也涌上心头,那些纯真而快乐的时光,是那样难以忘怀……最终,我还是原谅了他,———他是我惟一爱过的男人,我不能因为他的一次错误就离开他。

  我和他的好友发生了一夜情

  没多久,他买了辆货车专门给市郊一个工地拉材料,他要我过去帮忙照顾生活起居,顺便打打零工。那个工地好大,我转了一大圈都没找到他,便拦住一个小伙子打听。好巧,他叫马东,是邦国的好朋友,就住在邦国的对面。马东带我到宿舍找到邦国,原来工人们都分住在大套房的小房间里。

  邦国刚拿驾照不久,驾技不熟,幸好有马东带他。可能是邦国之前的那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吧,虽然每天为他准备饭菜,但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心甘情愿,常常唠叨他。他当然不服气,我们时常吵架,有时他还动手打我。

  一次争吵后,他把我锁在屋里,我打他电话他也不开门,最后还是马东把锁撬开,帮我开的门。此后,马东常常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来安慰我,我当时只觉得他这人心肠很好,根本没想到他竟然对我有其它想法。

  那个月圆之夜,邦国出去拉材料了,我一个人站在窗边看星星,想到邦国,心里很惆怅。这时马东来了,他喝得满脸通红,站着陪我聊了一会天,他突然从背后一把抱住我,“嫂子,你知道不?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被你迷住了。”我吓了一跳,连忙挣脱他撤到一边,“我知道你今晚喝了酒。这次我原谅你,你走吧。”话虽这样说,我还是多少有些心动,被人爱总胜过没人爱。

  马东是个很会钻空子的人,之后,他常在邦国外出的时候安慰我,和我套近乎,那一声声关怀时常让我心头热乎乎的。不过,虽然当时我仍然记恨邦国,但在马东面前,我始终没有越雷池一步的想法,我不能做对不起邦国的事。

  2014年9月26日,一切都改变了。邦国用马东的车拉货,损坏了一个400元的部件,他让我到武汉买零件。没想到,我走下客车,马东居然出现在我面前!原来,他知道我来武汉,放下手头的活计立马打的追了过来。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当年邦国追我时也没有这么狂热过呀。

  先找个地方吃饭吧。”马东提议道。正是夕阳西下,他特意在江边挑了个环境优雅的咖啡厅,还点了瓶红酒,渲染得很有情调。本来就对马东有好感,在这种气氛下,我开始渐渐失去理智……

  他开始疯狂报复我

  第二天一早,马东说工地还有事急急地走了。房间一下变得好静呀,我躺在床上,像是从梦中突然清醒过来,———天啦,我都做了什么?万一邦国知道了……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后悔,我用被子蒙住脑袋,大哭起来。我不敢回去,在酒店房间窝了一天,到了晚上,我去了姑姑家。

  可能是邦国听到了风声,28日一大早,我正要动身回去,邦国竟然来到了姑姑家。一进门,他就问姑姑我哪天到的。姑姑说昨天。他质问我:“你前天就到了武汉,前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我被他问得发慌,连忙谎说住在一个朋友家。他半信半疑。

  回到工地,没看到马东。听工人说,他辞职走了。但我心里仍然七上八下的。我想,纸包不住火,我和邦国毕竟是患难夫妻,我主动坦白他应该会原谅我的。于是,我对他说了实情。但我错了,他听后,像头愤怒的狮子在我面前大声咆哮,狠狠地把我暴打一顿……

  第二天,他辞去工作,拎着全身青肿的我去见我父母。他恨恨地对我父母说:“看你们怎么教孩子的,让她在外面和男人通奸。”妈妈又心疼又恨我不争气,流着泪地把我叫到一边:“他把你打成这样我们也没办法,毕竟你也做错了事。”

  晚上,他一直折腾不让我睡觉。他说:“你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和我的好朋友私混,你太狠毒了!”我也烦了,反唇相讥道:“我是做错了。但别忘了,你也曾经做过伤害我的事。”“你是给过我幸福的生活,但你现在给我的是耻辱!”他冷笑道:“男人走错一千步都可以回头,女人走错一步就永远错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在他的责骂中噙着眼泪不做声。

 

  他把我留在老家反思三个月,自己出去打工了。过年后,他经常在外头和女人鬼混,晚上喝酒后就回来打我。以前他出去玩我还能唠叨他,这件事发生后,我再也没有开口的底气了。都说时间会淡忘一切,我幻想着,日子久了,有一天他会原谅我的。​

 

(责任编辑:女人私房话主编)
    转播到
    频道HOT
    情感话题
    精彩专题
    健康关注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