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从结婚那天起她就没再爱过我

时间:2016-12-22 17:45来源:未知 作者:女人私房话主编   投稿
导语

曾经的困难重重并没有阻止他们走到一起,但是,当他以为幸福的生活即将来临的时候,却受到意外而又无情的打击…… 接到他的电话,是在大约...

  曾经的困难重重并没有阻止他们走到一起,但是,当他以为幸福的生活即将来临的时候,却受到意外而又无情的打击……

  接到他的电话,是在大约一个月前的早上。那时的天气已经很凉了,不过还没有现在这么冷。最初打通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他很快意识到了,客气地说了声:“对不起,稍等我一下。”话筒里静默了两分钟后,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刚刚觉得特别冷,加了件衣服……”他礼貌地解释说。接下来的交谈他依然彬彬有礼,说话的声音很轻,语速平稳、语调平和,哪怕到后来说到最令他难堪和心痛的地方,他依然保持着一贯的声音和语调。有几次我担心他会潸然落泪的时候,竟然听到了他的轻笑——不过,我还是听出了笑声里的另一种滋味——很苦,很涩。甚至于到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轻,透着深不见底的疲惫和无奈。故事讲完后,他并没有马上挂断电话,就那样静默了好一会儿。在最后那声长长的叹息里,我感觉到了他心底那彻骨的寒意……

  

 

  ☆遥远的相识

  想起我们最初相识的时候,好像真的是很遥远的事情了。现在对我来说就更遥远了,遥远得叫我几乎够不到了……

  那是1997年,我只有24岁。当时我刚在一家相当不错的专业技能培训学校学完厨师,到她家的饭店里打工。因为我手艺不错,人又勤快,一直很被她的家人看重,我在那里整整工作了两年。那时她经常到店里来,一来就到后厨找我,后来慢慢地,我们也就开始相处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们的交往就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可能是出于自卑吧,我觉得我和她家的距离太遥远了。但她总是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的家人是不会管的,也管不着。事实证明,她的家人很快就来管了,而且管得很彻底。

  那天她的父亲很早就来了,我正在厨房忙着。他各处看了一圈后,把我叫了出去。我不是个笨人,跟他往外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老板要打发一个在他眼里企图“攀龙附凤”的打工仔了。果然,他用一种叫人听不出任何情感的声音说:“不好意思,我们又找了一个新厨师,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

  我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客人全都走后,我就打点了一下离开了。我留下了该留下的一切,只带走了自己简单的行囊。至于那份情,就断了吧!我很清楚,纵使我们有多么舍不得,都无力改变这一切。

  离开她家的店以后,我就再也没跟她联系过。但一个月后,她却到我新打工的店里找我了。瞬间的欣喜过后,我马上冷静下来对她说:“我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达不到你家人的要求。我们都付出了感情,但谁也改变不了现实。别再来找我了,将来你找个好的吧……”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的心万分疼痛……

  几个月后,我工作的饭店派我去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学习。到北京的第四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北京,她说她也在北京,刚到,就在火车站,让我去接她。我这才知道,她是一直追到北京来的。没办法,我只能接了她,为她安排了住宿。之后我给她家里打了电话,告诉她的家人她在我这儿。这下子,她的家人都认定是我“拐”走了她,根本不听我任何解释。后来在我的再三苦求和劝说下,她终于答应我先回去,但她的家人还是严厉地“正告”我说,长春点击查看长春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我是别打算再回去了。回去以后,她很快打来了电话,叮嘱我一段时期内真的不要回去,除非她打电话让我回去。就这样,学习期满后我又莫名其妙地在北京待了半年。又过了几个月,她终于打来电话说:“你回来吧,我家人同意了。”

  就这样,我回来了。

  

 

  ☆莫名其妙,“我不爱你了……”

  我回来后不久,她家的生意开始拓展,于是我又开始回到店里工作。1999年国庆节,我们结婚了。婚后不久,她家的生意开始慢慢地下滑,并且越来越不好。很短的时间后,她家便到了最落魄的时候……

  我想她家人对我的认可,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可以说那个时候,一直是我在默默地支撑着家里的一切。在那个家里,我永远不多说话,只是在尽力地做着一切,默默地给予他们每个人最细致的安慰……

  正如我所想的,她家人是不会甘心多年经营的生意就这样淹没在低谷里的,他们一直都在寻找着时机。2002年春夏交替的季节,她家又要到吉林市去开店了。她父亲问我去不去,我觉得那是她家里最不容易、最需要帮手的时候。我把家里的一切打点了一下,跟他们一起来到了吉林。从那时起,她的家人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们的感情也更好了,我的事业和生活都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折,生意和感情都十分稳定,一直到去年的这个时候。

  去年11月份,她家又在北京开了一家分店,让我去做管理。就这样,我一去就是半年多。春节时我本想回来,但打电话给她,她却说怕店里离了我不行。我也觉得新开的店最初的经营阶段是相当重要的,某一个细节不注意,可能就会毁了一切。于是我一个人留在北京过年,直到今年5月份才回来……

  今年6月下旬,我又去了深圳点击查看深圳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在那里待了两个多月,支持新建的公司。刚到深圳的那个月,我们经常发信息或打电话联系,她总是问我水土服不服啊,生活习惯不习惯啊,处处都很关心,一切都很好。记得一次她问我: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支撑着那么大一摊生意,会不会觉得寂寞,觉得苦?我当时还自作聪明地开玩笑说:“说什么寂寞、说什么苦,我这不是为咱家开疆破土守护家园呢吗,再苦再寂寞也值得……”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啊,居然说什么开疆破土守护家园——自己就快被驱逐出家园了还不知道……

  不久后的一天夜里,忽然特别想她,那种想,除了思念和牵挂之外,还夹杂着某种强烈的不安。很想给她打个电话,可是已经太晚了,我怕她已经睡了。手里正握着电话犹豫着,突然接到她的一条短信:“我已经不爱你了。”一瞬间我潜意识里的判断是,这是谁误传的信息,可再一看,确实是她的手机号码。我马上打电话给她,她哭了,哭得很委屈很伤心,说的也尽是些让我莫名其妙的话。我问她是不是喝酒了,她说是,不只喝了还喝多了,紧接着又说了很多伤人的话,说自从结婚那天起,她就没再爱过我等等。我心里一阵阵绞痛着,我强迫自己安静下来,不去想是不是酒后吐真言的问题。我试图让自己轻松起来,尽量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好,我知道了,你不爱我了。那你就休息吧,有什么话等明天你醒了再说。”放下电话,我辗转反侧、心如刀割……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估计她该醒了,才又给她打了个电话。她的声音让我很陌生,慵懒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冰冷。我的心不由猛地一沉,此刻,我倒宁愿她像头天夜里一样跟我哭,但我只能故作轻松——“醒了?”

  “醒了。”

  “不爱我了?”

  “不爱你了。”

  “昨晚你说的话……”

  “我都记得……”

  

 

  ☆清醒地痛着

  之后的几天,我又接连给她打了好多次电话,她还是一样的态度一样的话。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她遇到了什么事,受了什么委屈,她说什么事都没发生。我问她是不是这段时间我总是忙着生意,太久不能回家,让她感到不习惯,或者这样的生活让她没有安定感很不开心,我说要是这样的话,我会跟爸谈,让我回去管理长春的公司。她说这些全都不是,叫我不要胡猜瞎想了。我想先回来一趟,跟她好好地当面谈一下,可她叫我还是先把公司管好,说该叫我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叫我回来。当时公司又刚好赶上一些特殊的情况,实在不允许我走开。我只好索性先把这件事放下,等着那个“该回来的时候”……没想到那个时候很快就到了。不久之后我又接到她的电话:“你回来一趟吧,我们把手续办了……”

  我回到长春的那天,她父亲请我吃饭,谈了很多公司的情况,也说了很多家里人说的话。我挺高兴,似乎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她是后回来的,见面的那一刻,她的态度异常冷淡,我的心又一下子沉下去。当晚回到家,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别问了,你放了我吧!”“什么呀?什么叫放了你啊?”她固执的冷漠和含糊的回避让我又急又气。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在分别了几个月后,我回家的第一天,她紧贴着墙,背对着我躺下了……

  第二天,她主动约我一起吃饭,说要好好谈谈。那顿饭我们吃了好几个小时,但更多的时间我们俩都沉默着。她偶尔开口却还是那句话:“你就放了我吧,我们把手续办了吧……”但对分手的原因还是只字不提。因为她没说出什么理由,我也没有答应,最后她只好说,那就别谈了,先放一下吧。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她突然说有点饿,于是我陪她去楼下的一家小店吃烧烤。可是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接了电话就出去了。我以为她去了洗手间,也就没太在意,可她再也没回来。我给她打电话,她说有事,还得几个小时。整整4个小时后她才回来,我问她去了哪里,得到的只有硬邦邦的两个字:“有事。”

  又一个晚上,直到很晚她都没回来。我问她回不回来了,她没回答,只说自己喝多了。我努力忍耐着,问用不用去接她,她用一种非常不恭的语调说,那你就来吧!于是我去了那家练歌房,推开那间包房的门,她和一个男人正在里面喝酒,只有他们两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喝多了,见我进去,她眯着眼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然后接着往自己的杯里倒酒。我把杯子拿过来放到一边,然后拉她走,那个男人却站起来,让我坐下来喝杯酒谈一谈。我说:“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我认识你吗?”我拉着她回了家,憋了一肚子火,想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进门就冲着墙躺在了床上,把头死死埋在枕头下一言不发……

  上个月的一个周末,他们来找我,她也让我跟他们一起出去,说一起喝点酒谈一谈。呵呵,这个世界简直太荒唐了!

  

 

  但我还是去了。后来在酒吧里,她完全不理会我,一直和那个男人拥在一起跳舞。我再也受不了了,冲上去拉她跟我回去。我攥着她的手腕,他们停下了脚步,却谁都没有动。我们站在酒吧中间的舞池里,默默地僵持着,我的眼睛里在往外喷火!她用同样憎恨的眼神跟我对视了一会儿,突然甩开我向外走去。我追上去拉她回家,那个男人却从后面将我拖住了。我所有的愤怒都在那一刻爆发,我发疯似的喊着,让他放开我,他却依然死死地拖住我,而且无耻地说:“她已经不爱你了,真爱她的话应该是你放手!”我气疯了,天底下竟有这么无耻的人!我一边拼命地挣脱他,一边抬起腿向他狠狠踹了两脚。这个时候,一直向前跑的她突然折了回来,同时冲上来狠狠地踹了我两脚……那一刻我呆站在那里,浑身都麻木僵硬起来,整个人却又似乎异常清醒,心,清醒地痛着,并在这种疼痛的灼烧下,渐如死灰……

  最后他说,他前几天刚刚跟岳父把整个过程谈了一下,老人自始至终沉默着,最后只能无奈地长叹了一声:“唉!你们夫妻之间的事,还是你们自己去解决吧……”他说他深知老人的为难,也并不是想要个什么说法,只是觉得这些应该让老人知道,“毕竟,大家曾经是一家人……”这句话里满含的伤感,是那么深那么重。他说公司的一切他已经交接完了,尽管她的家人一再挽留,但他觉得,已经不必了——毕竟他要的已经不在了,那么又何苦守着那些痛苦的虚无呢?我问他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他说要先把孩子送回老家的父母那里,然后到南方去打工。“只能这样了,毕竟,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啊!”

  上个周末,刚刚看了央视一档谈话节目对一位嘉宾的专访,这位嘉宾在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连串意外的重大打击,但他在节目中始终表现得很乐观、很坚强。他说:“我正在重新开始。很多时候,我们都需要重新开始,因为人活这一辈子,不一定什么时候会突然碰到一些磕磕绊绊、沟沟坎坎。摔倒了怎么办?你不能老是躺在那里,你总得爬起来,继续往前走;继续往前走,你才能重新赢得一些东西……我们可能辛辛苦苦建立了很多东西,但这些东西很可能在某一场灾难中顷刻间失去。怎么办?你只能选择坚强,因为除了坚强,你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也只有坚强,你才不会一输到底……”

 

(责任编辑:女人私房话主编)
    标签: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