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小姨子与姐夫那些不要脸的事儿(下)

时间:2016-03-07 12:01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我慌忙把东西放下,拿了双拖鞋递到婆婆面前,低声下气的请她换上,她一开始还不愿意,最后我好说歹说才脱下了鞋子,那一刹那,我突然就后悔...

  “你们怎么知道我就一定生不出来?医生都说了我们两身体都没有问题,再等等就有了,你们凭什么给我下判决书?”我气的肺都快炸了,梅若晴这一招借刀杀人还真是厉害,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逼上了绝路。

  只可惜,山穷水复疑无路,我压根不怕,只要林思远立场坚定,谁还能逼他离?说我鸠占鹊巢,明明就是贼喊捉贼,想要取而代之。

  “每次都说等,你要是真能生,还能等到现在么?我哥都已经三十岁了,如今有人愿意给他生儿子,你聪明的就赶紧退位让贤吧,别耽误人家姑娘,而且再闹下去也不好看,你怎么说也是个城市的姑娘啊。”林思琴开始放低了声音劝我。

  “那你们知道那个要给他生孩子的女人是谁吗?”我冷冷看着林思琴,双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紧握成了拳。

  “当然知道了,那姑娘叫梅若晴,声音非常好听,估计长的也差不到哪去。”林思琴得意洋洋起来,“我哥现在可是大经理呢,他能看上的女人必然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不过,你除外,像你这种前面不凸,后面也不翘的人,压根就配不上我哥,当初也不知道他看上了你哪一点。”

  “就是啊,大屁股女人才会生儿子呢,就像你一样。”赵德凯说着伸手往林思琴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林思琴当即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还斜眼看着我。

  “你们说够了没有?”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的林思远终于再度开口了,“说够了就给我滚,这里是我林思远的家,由不得你们在这满嘴喷粪。”他的声音倒不是很大,但极为冰冷,林思琴和赵德凯当即就不说话了。

  我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便对林思远道,“你在家陪婆婆他们,我出去买点菜回来。”

  “多买点,我们吃完饭再走,也尝尝你的手艺,以后等你们离了婚可就没这机会了。”赵德凯又抽出了一支烟,一边点烟一边对我说道。

  他们就这么希望我跟林思远离婚吗?既然你们巴不得,那我还偏不离,我气死你们!

  去卧室拿了钱包和手机我便出门了,买了很多的菜,林思远见我回来就过来接过我手里的菜准备去厨房,林思琴又不高兴了。

  她慌忙起身走过来,一把夺过林思远刚从我手里拿过的大包小袋,狠狠剜了他一眼,“洗衣做饭那是女人家该做的事,你一个大男人去什么厨房?”然后一把拖过我的手,“嫂子,我帮你洗菜。”

  这个时候很少开口,只一心盯着电视看的婆婆也说话了,语气很重,然后林思远就回了沙发坐着,我则被林思琴拉进了厨房。

  “你是客人,还是出去跟你哥他们聊天吧,这里有我就行。”看着她把菜扔在地板上,我准备把她赶出去,认命的自己一个人把一大桌子菜整出来。

  自从嫁给了林思远,我基本很少进厨房,一直都是林思远做好之后喊我吃,我们分工向来明细,他负责吃喝拉撒,我专职环境卫生,钱是大家一起挣得,我也不需要他来养。

  “没事,你忙你的,我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而已,哪能真的帮忙啊?好歹我也是来做客的,我们可是从来不让客人动手的,你去我们家的时候,我们不也是连碗都没让你洗过一个吗?”林思琴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立刻就把门厨房的门给关上了。

  除了让我滚出林家之外,她又能有什么好话跟我说?我一边洗菜一边洗耳恭听,看她能找出什么好的理由来说服我。

  “那个,你已经知道我哥外面有女人了是吧?”梅若晴这简直是明知故问,刚刚在客厅我还问过她知否知道三儿是什么人呢。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把洗好的青菜用筛子装好,然后开始洗别的菜。

  “那你为什么还不走呢?我哥他已经不爱你了,你这样死赖着不走又有什么意思呢?说句粗俗点的话,你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林思琴的话的确是粗俗,可我也没见过她什么时候是高雅的。

  说我占着茅坑不拉屎,那不是把他亲哥比喻成了茅坑么?难怪会这么臭呢,我暗自冷笑。

  “如果赵德凯也找了女人,你会心甘情愿的跟他离婚,然后看着他把小三娶进门吗?”我一边小心翼翼的切肉一边反问林思琴。

  “他做梦!”林思琴想也不想就回道,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连忙又解释道,“我可是给他生了儿子的,我儿子不能没有妈妈。”

  “既然你可以有新嫂子,为什么你儿子不能有新妈妈呢?说不定他的新妈妈比你那未见面的新嫂子还年轻漂亮的多呢。”我冷笑着,回头看了林思琴一眼,见她脸色果然立刻就变了。

  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劝别人的时候能想出说不完的话来,但要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们的态度又能比我好多少?

  林思琴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就哂笑了起来,“就赵德凯那样,还想找小三,有女人肯嫁给他就算是不错了,我要不是因为有了孩子,才不会嫁给他呢。”

  我嫁给林思远的时候林思琴还没嫁人,那个时候倒是听说有不少的后生想要娶她,可她就是认定了赵德凯,无奈赵德凯家里嫌她家穷,说什么也不肯娶,最后还是她把生米煮成熟饭,并且生了赵宇,赵家这才松了口的。

  别看林思远现在混的人模狗样的,当年也只不过是一个穷的铃铛响的农村小伙而已,他家世代种地,又养了个大学生,家里连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林思琴当我不知道当年的事呢?还跟我嘚瑟。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工厂里有很多来自农村的小姑娘,一个个都长得水灵灵的,还就喜欢赵德凯这种身强体壮的,有安全感嘛。再者说,你们家赵德凯不还在工厂当了个小官吗?你长得虽然不错,可比起那些小姑娘,肯定是少了新鲜感。”

  小样,你不仁在先,可就别怪无义了,我也不是吃素的,人家都是劝和不劝离,你们倒好,一个个都瞪大眼睛等着我跟林思远离婚,信不信我先让你跟赵德凯离了?

  但只这么几句怎么够了呢,我继续说道,“你哥是多么一个男人啊,又是大学生,当初对我爱的那可是死去活来,还说非我不娶呢,结果又怎么样?不还是被小妖精给勾搭走了么?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么,家花不如野花香。”

  林思琴闻言立刻就慌了,看来我想的没错,本来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世上的男人都差不多,一个个都跟猫儿似得,野味就在眼前,要他们不偷腥,那得意志多坚定啊?我当初不也还死活不信林思远会出轨吗?

  “你少在这胡说八道,我们家老赵才不是这样的人呢。”林思琴说的很没底气,只是声音蓦地提高了,像是要遮掩自己的心慌。

  估计是听到这这一声女高音,厨房的门很快就被敲得咚咚响,林思琴就站在门边都不伸手帮我把门开一下,我只好放下手里的刀去把门给开了,外面站着林思远和赵德凯。

  “老婆,怎么了?”林思远一个箭步窜了过来,抓住我的手焦急的问道。

  “没事,跟妹妹聊天呢。”我对林思远温和的笑笑,又对林思琴道,“我这菜都洗的差不多了,炒菜油烟大,要不你还是去客厅坐着吧。老公,你去洗点水果,刚买的,很新鲜哦。”我把放在一旁的水果递到林思远的手里。

  “老婆,我刚好像听到了你在叫我,是不是她对你做了什么?”赵德凯一边说一边撸起了袖子,全然是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林思远一把将我拉到身后,沉声对赵德凯道,“你想做什么?就算刚刚真的有人做了什么,也不可能是我老婆。”他说着又看向林思琴,“你刚刚到底怎么了,鬼叫什么?”

  林思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赵德凯,又望了望林思远,最后把目光落在我身上,与我四目相对,我冲她微微一笑,风轻云淡,气定神闲,与她的心慌意乱正好相反。

  “没,没事,我刚才好像看到有只蟑螂。”林思琴弱弱的开口,“既然没其他事了,那我就先出去吧。”

  赵德凯这才收起那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跟着林思琴走了。

  林思远没有再出去,留在厨房开始炒菜,我在一旁给他拿拿盘子递递油盐酱醋之类的,偶尔说几句话,他无非也就是问林思琴跟我说了些什么罢了。

  炒好了菜,我跟林思远便在餐桌上摆好,大家围桌而食,婆婆则又是端着碗去了沙发那边,一边喂赵宇一边自己吃还一边看电视。

  林思琴安静了很多,时不时的用狐疑的目光看赵德凯,很显然她的心被我触动了,作为女人,谁都不想自己的男人出轨,她那么在意赵德凯,自然也不例外了。

  看着她那样子,我有点后悔,也许我这一招太阴毒了,不过,该来的躲不了,有些事,即便是没有我今天的所作所为,要发生的也还是早发生了。

  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开口,嘴巴里塞着食物讲话那是很不礼貌的,但是赵德凯不一样,他一个人喝着酒,还使劲在找话题,说的还是一个女人都很忌讳的话题,谈论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这话题就像是我的及时雨,淋湿了林思琴的的心,这一点,我从她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就能知道了。但赵德凯一点都不识趣,说完自己身边的姑娘,又开始问林思远关于梅若晴的事,比如怎么走到一块的,是他主动的还是对方倒追啊。

  像是要故意让我听懂,他从始至终都是在用普通话,一边说还一边往我这边瞧。

  我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既然都不再相信林思远,我还在意什么呢?他爱找几个女人找几个,最好因为滥/交而染上性病,折磨死他才好呢,反正我是不是不见得再会他碰我。

  离婚,是必须的,我不可能跟这样一个男人生活一辈子,只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罢了,一切等我收拾了这对渣男贱女再说,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林思琴和赵德凯吃过午饭不久便走了,我下午也找了个借口出去转了转,跟杨潇潇去逛了街,买了很多的的东西,差点没把信用卡刷爆,不过用的是林思远的钱,我一点也不心疼了,他有钱在外面养女人生孩子,就该负责我这正室的貌美如花。

  傍晚回了一趟家,把大包小包扔进了卧室,林思远看的眼睛都直了,那一脸心疼的难以自已的表情,我看着别提多解气了,有本事养小三就要有能耐挣钱,别当我是不懂花钱的人。

  在家没待多久我又出去了,约了杨潇潇去看电影,她本来是很不乐意,我知道她是嫌弃我占用了她想刘俊熙独处的时间,便很识趣的把刘俊熙也一块叫上了,顺便打听一下他们的进展,好歹我也是他们的红娘,自己的婚姻出了问题,爱情死了,他们的却是才刚刚开始呢。

  看完电影我们一起去吃了烧烤,到很晚了林思远打电话给我,我才决定回家,最后还是刘俊熙开车送我回来的,在路上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了一下秦疏影的情况,据说还不错。

  他的女朋友莫水心是个医生,而且还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人长得水灵灵,身材火辣的很,与他倒是挺般配的,不过她很少去秦疏影的公司,所以刘俊熙也只是见过一次而已。

  刘俊熙问我是不是跟秦疏影吵架了,他很久都没有听到秦疏影提起我的名字了,以前经常能听到他给我打电话的。

  我笑而不答,只是让他把杨潇潇给照顾好,千万不要三心二意伤了她的心,爱情面前,女人都甘愿做傻子,有时候受了伤也只会打掉牙和血往肚子里咽,脸上还带着甜蜜的笑。

  杨潇潇闻言立刻就问是不是林思远做了什么伤害我的事,我连忙掩饰刚刚一不小心就泛起的悲伤,打着哈哈遮掩了过去,然后把话题扯到他们身上,让他们无暇多问。

  因为婆婆在家,而且时间也不早了,我便没有请杨潇潇和刘俊熙上去坐会儿了,让他们把车停在我家楼下,摆摆手就往电梯走去,顾自回家去了。

  一打开门看到林思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打了声招呼就去卧室放下包包和手机,准备收拾睡衣去洗澡了,林思远跟了进来,问我是不是去找秦疏影了。

  我笑着承认,还把刘俊熙在车上跟我说的话都跟他说一遍,绘声绘色的就好像自己真的见过莫水心一样,他听说秦疏影是带了女朋友一起来的,便没有再多问什么了,顾自去给我放好了一缸水。

  把自己脱光泡在浴缸里,我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我已经不再吐槽婆婆的种种奇葩事了,什么反正林思远也不在意的,说了只是浪费口水。

  双手捂住脸,我很出息的悄悄的哭了起来,压抑的悲伤瞬间爆发出来,这是我在知道林思远跟梅若晴背着我有一腿之后第二次痛哭,我已然迷惑了,这样坚持不离婚,是否是正确的。

  仇恨是把双刃剑,伤己七分却只能伤仇人三分,而且这三分还是梅若晴和林思远一起承担的,我的伤痛又有谁来分担呢?我现在都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

  也许是哭声太大了,林思远很快就来敲门,大声的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只说了一个字:滚!

  洗完澡打开门,林思远就站在门外,问的不再是出了什么事,而是,“看到秦疏影有了女朋友,出双入对,你后悔了是吗?”

  “林思远,你真不要脸!”我伸手想要把他推开,结果他却左手搂住我的腰,右手扣住我的后脑勺,把我死死的抵在了墙上,一字一顿道,“你跟他,永远不可能,你不想离婚,我更不想。”

  说完,他的身子前倾,将炙热的双唇覆了上来,我死命的推他,结果他反而把我搂得更紧,舌头如长矛般直入我的口腔,拼命的搅拌,吮/吸,啃/噬,疯狂而霸道。

  我跟他在一起已经八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被他强吻,以一个妻子的身份,被他吻得几乎要窒息而亡,那一刻我不禁想,如果我是因此而死,他是有罪还是没罪呢?

  “老婆,我爱你,不要离开我,等孩子生下来,我一定会好好跟你生活的。”林思远这绝对是疯了,在强吻我之后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扬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快步走进客厅砰地一声关上,但还没来得及反锁,门就被他给推开了。

  他闪身而入,替我把门给反锁了,然后不等我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打横抱起,一边往大床走去一边说:“你瘦了,以后要多吃点饭,明天晚上我杀只老母鸡给你炖汤吧?”

  这神经病,谁稀罕你家的老母鸡啊?你就算把我喂成了胖子,也愈合不了我的心伤,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心?

  林思远走到床边轻柔的把我放下,“你到底想干什么?”我顿时感觉心跳都漏了半个节拍,这死男人难不成还想对我霸王硬上弓吗?

  “干你!”他说着便往我身上扑来,“老婆,给我,我要。”他趴在我身上低喃,“孩子别的女人可以给我生,但是老婆,我这辈子只认你一个。”

  “林思远,你真的是疯了,我不愿意,你这算是婚内强/奸知不知道?”我惊声尖叫了起来,我不要再让他碰我的身体了,那与梅若晴交缠过的肮脏躯壳我想想都觉得恶心。

 

  “我们一没有分居,二没有提起离婚诉讼,哪里来的婚内强/奸之说?”他压在我身上,呼吸变得沉重起来,“老婆我们别闹了好吗?秦疏影已经有女人了,你就算是跟我离婚,他也不会要你的是不是,而且,你分明就还是爱着我的。”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