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小姨子与姐夫那些不要脸的事儿(下)(2/5)

时间:2016-03-07 12:01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我慌忙把东西放下,拿了双拖鞋递到婆婆面前,低声下气的请她换上,她一开始还不愿意,最后我好说歹说才脱下了鞋子,那一刹那,我突然就后悔...

  “林思远!”我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正想破口大骂他,他却已经很有先见之明的将双唇覆了上来,给我来了招以吻封缄,我再也吐不出一个字。

  结婚已经五年了,今晚三生不幸,被他强吻了两次,现在还被他压在身体下攫取。我闭上眼睛,眼角有温热的东西划过,没出息的我又哭了,现在除了眼泪,我竟是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发泄方式。

  林思远的动作很温柔,生怕弄疼了我似得,可他对我越是温柔,我就越是觉得他是个混蛋,因为这种温柔,也同时也给了另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是跟我流着相同血液的亲妹妹。

  “老婆……”林思远趴在我身上低喃,身体很有节奏的抽动着,我第一次如此的心不在焉,不知他这一刻是否会有种奸尸的感觉。

  完事之后,他把我抱出卧室去了洗手间,给我洗了个澡,然后又把我抱回了卧室,在我唇上落下轻盈的一吻,“你先睡,我去洗洗,马上就回来。”

  我像个死人一样,从他碰了我的身体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我这样坚持着到底是对还是错,最后还能否全身而退?

  林思远很快就回来了,在我身边躺下,把手伸到我脑袋底下,让我枕着他的臂弯。我爬起来,拿着枕头去了客厅,蜷缩在沙发上,他跟出来,定定的站在一旁,久久都没有说话。

  上午买菜做一大桌子的菜,下午又去逛街,晚上看电影吃烧烤,半夜还被他……总之我现在已经疲惫不堪,不多久也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我还是躺在了卧室的床上,估计是林思远趁我睡着了又把我抱回了卧室。

  周末一过,我跟林思远就得照常上班,而平婆婆也依旧住在我家,我起来之后只跟婆婆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默默地洗漱,收拾床铺,做完的认为该做的事之后就拿着包出去了。

  林思远给了婆婆一把大门的钥匙,然后便跟了上来,伸手拖住我的手,两人一起走进了电梯。我想要挣开,无奈他抓得很紧,而电梯里人那么多,我也不好这个时候冲他发火。

  待一走出电梯,我便狠狠的一甩手,他猝不及防被我甩开,我趁机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他又死皮赖脸的跟了上来,“老婆,昨晚是我错了,我不该勉强你,请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冷笑的侧目看着又想来抓我手的林思远,蓦地停住脚步,“那对梅若晴,你也是这样的吗?”

  “一大早的提她做什么?我答应你,等孩子生下之后,我立马就跟她断了,以后她只是你的妹妹,而不再是我林思远的女人。”林思远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得,可我分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不舍和心疼。

  “你爱怎么做是你的事,不用跟我汇报。”我扔下这一句,快步往前走去。

  换作是我,如论如何都不会去原谅背叛我的人。女主心理承受能力可真强大。佩服!

  他把我送到公交站,看着我上了车,然后立刻拿出了手机,我猜他可能是打给梅若晴吧,至于要说的是不是刚才那番话,我就不知道了。

  周一上班要例行公事去开会,我由于昨天太折腾,在老总吐着唾沫星子发表演说的时候差点睡着了,还是杨潇潇狠狠掐了我一把,才让我蓦然惊醒。

  散会之后,她一边跟我走出会议室一边低声问我,“清浅,你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很想对她吐一吐心里的苦水,可是旁边还有其他的同事,不太方便,我便摇摇头,“有事等午休的时候再说吧,现在还是先做事。”

  周一是每周最忙的时候,周末两天的邮件都积累到了今天查收,有时候多的一天都忙不完,还得等到第二天继续,作为一个婚场失意的人,我的工作可不能再出任何的差池了。

  好不容易挨到午休,杨潇潇关了电脑就往我这边窜来,拉着我去奔出了办公室,这阵势自然是去楼下的餐厅抢个位置,然后听完讲一个不幸的故事了。

  这一顿午餐我们吃了很久,我把林思远跟梅若晴的事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了杨潇潇,但关于昨晚的事,我却是只字未提,这种事,我说不出口。

  “他怎么能这么对你?还有那个贱人,她心理变态吧?”杨潇潇越听越气愤,把桌子拍的咚咚作响,引得旁边的人不禁侧目,把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

  “潇潇,你给我小声点,是不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遇上了渣男贱女啊?那我以后还要不要混下去了?”我压低声音提醒她。

  她扫了一眼周围,这才把声音压低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跟他离婚吗?”

  “你觉得我该离婚吗?”我不答反问,“离婚了好让梅若晴如愿以偿的看我变成弃妇,然后正大光明的跟林思远在一起吗,不久以后就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昨晚被林思远压在床上肆意攫取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很多,最后还是决定跟他死耗,我就是不甘心这样灰头土脸的离婚,就算最后的代价是我这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我也认了。

  杨潇潇歪着脑袋想了想,“从我的立场上来说,我其实是希望你不离婚的,这样至少还能让那对奸.夫.淫.妇不好过。但是站在你的角度,我劝你还是跟他离了,否则最后受伤最重的必然是你。作为你的朋友,我真的不忍心看你走到那一天。”

  “就算我死了,也要拖他们一起下地狱。”我咬牙切齿,“潇潇,这件事我只告诉了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我知道。”杨潇潇点点头,“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真的要这样耗下去吗?”

  “死耗到底!”我要用下半辈子的幸福做赌注,只赌这一次。

  杨潇潇摇了摇头,“清浅,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还这么年轻,又有份好工作,家庭条件也行,一定能找到好男人的。为了个渣男耗费青春,真的不值得。”

  我苦涩的笑了笑,没有接她的话,只是顾自站起来,“走吧,该回去睡会儿了,否则下午会困得没办法上班的。”

  下了班我不想回家,正好邮件也没有回完,我便留下来加班了。杨潇潇见我没有走,也跟着一起留下,搬了椅子过来继续中午的话题,可我不想再提这事了,只是随便敷衍了几句,让她先走,我忙完了就回去。

  因为心里有事,今天的工作效率一直都很低,在公司加了一个多小时的班才把手头上事情处理完,正准备关电脑的时候,林思远打开电话问我为什么还没回家。

  我说在公司加班,晚点回去,他有点不相信,我也懒得解释,他爱信不信吧,我挂了电话,把电脑关机之后就离开了公司。

  这会儿早过了下班高峰期,车站的人很少,我很快就上了车,甚至还有座位,然后我便在车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竟然坐过站了,只好等到下一个站下车。我不想去对面坐公交,直接打车回的家。

  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家门,我一眼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做着一个熟悉的人,是梅若晴,她穿着宽大的孕妇装,小腹已经微微的隆起了一点。

  “姐,你回来了?”她笑着冲我打招呼,甚至还起了身。

  婆婆牵着赵宇从客房里出来,见我回来了便用那蹩脚的普通话对我大声道,“你今晚睡客厅里,新媳妇儿跟我儿子睡。”

  我正在往卧室走去,准备把包放里面,闻言不禁脚步一顿,僵硬的侧目看着不远处的婆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却没能吐出一个字来。

  让我今晚睡客厅?婆婆你确定这不是开玩笑吗?我感觉自己刚刚是被雷给劈了,劈的外焦里嫩。

  梅若晴是新媳妇儿,那我是什么,下堂妻么?我扫了梅若晴一眼,随即开始搜寻林思远的身影,厨房没有,卫生间也没有,最后在卧室找到了他。

  “这是你的意思?”我把包包往床上一扔,语气竟然冷淡的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原来在渣男贱女的折磨下,我已经学会冷静面对了。

  “不是,我怎么可能让她进门。”林思远呆呆的看着我,“早上我给她打电话,让她把我妈弄回去,她电话里答应的好好地,结果我一下班回来就看到她在这里了。”

  “她对你还真是好,居然亲自上门来劝你妈回去。”我微微笑了一笑,看的他分外诧异,我对他的表情变化视而不见,继续说道,“可没想到的是,结果却弄巧成拙了,不但没有把你妈劝走,反而使得她也一起留下来了。”

  林思远没有说话,那便是默认了,我在床上坐下,抬眼笑嘻嘻的盯着他看,“你妈可喜欢梅若晴了,还让我今晚就给她让位呢,连这床我都没得睡了,只能去睡沙发叻。”

  昨晚我想要睡沙发,却被林思远抱回了床上,而今晚我还没打算把卧室让出来,倒有人给我下了命令了。

  “我不会让她这么做的,这房子是我们的,家也是我们的。”林思远深吸了口气,“就算是我妈,也别想分开我们,老婆,你要相信我。”

  林思远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啊,都这个时候还好意思让我相信他,当我是傻子么?

  “嗯,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得好死!脸上带着微笑,我默默地在心里加了一句。

  因为回来的晚,他们都已经吃过晚饭了,林思远特意给我留了一碗饭菜,不过菜应该不是他做的,味道不对,我只吃一口就发现了,这是婆婆的手艺,很不合我的胃口。

  在我吃饭的时候,梅若晴跟婆婆有说有笑,表现的就好似新媳妇儿见婆婆一样的,她甚至还把赵宇抱在了怀里,笑得一脸温柔,问他希望她生弟弟还是妹妹。

  “妹妹。”赵宇两个字脱口而出,婆婆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一把将他拉过去,大声责备。

  婆婆肯定是想要生个孙子了,从她这表情来看,梅若晴若是生了个女儿,我估计她的好日子也是到头了吧?那我诅咒你,就算是嫁给了林思远,也一辈子生不出儿子来。

  一看到我吃完了饭,林思远就过来把我的碗收走,拿去厨房洗了,婆婆也带了赵宇去洗澡,客厅里只剩下我和梅若晴。

  “姐,你觉得意外吗?”我不想跟梅若晴独处一室,正准备去卧室时,她喊住了我,“要不要坐下来聊聊啊?我还有好些个计划呢,你事先知道肯定是有益无害的嘛。”

  我脚步一顿,随即往沙发走去,在她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目光冰冷的盯着她,“梅若晴,你还能更不要脸吗?”

  梅若晴咯咯笑了起来,“我无所谓啦,其实姐夫也很不错呢,虽然不是富二代,但现在的工资尚且可以吧,我不是很在意的啦。”

  “你想跟他结婚?”我真的不太确定,她只是要我跟林思远离婚,还是要嫁给他,她的外在条件比我要好的多,若是弄出这么一出,她就算是找了个富二代我都不会觉得意外的,反而若真是跟了林思远,我会感觉很不值。

  “为他生孩子,却连个名分都没有,你觉得我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来么?只不过么,结婚多久,我就不好说了。也许三个月,也许一年,也可能更长哦,所以离婚之后,你也别指望着再跟他复婚了。”

  “他是不会娶你的,因为他压根就不想跟我离婚!”林思远要的不过是她的孩子,我这个人罢了,鱼和熊掌兼得,他想的倒是挺好的。

  “我当然知道他不想跟你离,而现在你或许不再爱他,却也绝对不肯轻易跟他离婚,所以我才先把他妈请来,自己再上门,我相信不需要多久,你就一定会乖乖去民政局的。”梅若晴笑得极为优雅,只是她的心却比她那张脸丑陋了千百倍。

  林思远很快就从厨房出来了,看了梅若晴一眼,态度很冷淡,“就算你送上门来,我也不会离开她的,至于孩子,你若不愿生下来,我也不会勉强。”

  梅若晴抬眼看着林思远,右手轻轻的摩挲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笑得妖娆而缱绻,“为什么不愿意呢,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呢。至于你会不会离开她,我才懒得管,反正我敢打赌,她早晚都会离开你的。”

  我当然是会离开林思远的,这一点梅若晴倒是猜的很准,可是我要的是等报复了他们之后再走,而不是此时此刻,这样太不划算了。

  很快婆婆就出来了,林思远让我去卧室收拾衣服,他自己则往卫生间那边去放洗澡水了。

  梅若晴跟婆婆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自从婆婆出来之后,她们两个人便聊了个没完没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直在我耳朵嗡嗡作响。

  我跟林思远一起沐浴,出来的时候她们两人还在客厅里聊着,也不知道能聊些什么,而电视机也一直开着,使得屋子里显得更吵了。

  拿了换下的衣服去阳台的洗衣机洗,我听到林思远在跟他妈说些什么,声音很大,林思远似乎不太高兴,语气很冲,我猜可能是因为她把梅若晴留下的事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林思远为什么不跟我离婚,是因为心里内疚,还是真的爱我?亦或是,他拿不出钱来?毕竟这房子不是他一个人的,而他有的钱实在太少。

  我晾好衣服抱着盆往卫生间走,冷不丁的想到那次从美国回来,半夜来抓/奸,结果却看到梅若晴抱着盆从阳台走进来,如果当时我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让林思远跟她断了那层关系,那现在也不会有孩子了吧?

  “你爱睡哪睡哪,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让我老婆在自己家还睡客厅沙发的。你也别指望我会睡沙发,让清浅去跟我妈睡,你要是不想睡这里,那你去跟我妈睡好了。”当我放好脸盆从卫生间出来时,听到的是林思远的话。

  他说完就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温柔的说:“老婆,我们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早睡早起身体好。”他拖过我的手,拉我进了卧室,砰地关上门,随手反锁。

  “你确定要让她睡在客厅或者客房?真的不心疼么?她身材火辣又性感,技术还好的很呢。”我嘴角微翘,不但冷静,还淡定的不太正常。

  “她的目标是你而不是我,她只不过是想让你离开,所以你千万不要上她的当,等周末我有时间了,就把我妈送回乡下去。”

  “哦。”我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林思远也很安静,很快就关了灯。

  躺在床上我睡不着,很好奇梅若晴会怎样选择,睡在客厅呢,还是跟婆婆睡客房,因为还有一个赵宇,她应该不太可能让婆婆带着孩子睡沙发吧?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来了,起床去客厅看到长沙发上蜷缩着一个人,单人沙发里也躺着一个小小的身体,赫然是婆婆和赵宇。

  没想到梅若晴还真的狠心将这婆孙两扔在了客厅,自己去睡客房了,这样的女人,我真不知道林思远看上了她那一点,难不成这世上的男人怎的是都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吗?

  正好林思远也出来了,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在你心里还有我,否则现在躺在这里的,必然就是我了。哎,林思远啊,你要是真的娶了她,估计以后也会有好日子过得呢,至少你妈不敢再来打扰你了,怕没床睡觉嘛。”

  一番冷嘲热讽之后,我不等林思远的任何回应就去了卫生间洗漱,完事儿之后回了卧室整理床铺,收拾包包准备去上班了。

  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婆婆已经起来了,正在跟林思远低声说着什么,自从她来了之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小声的说话,一边说还一边看向客房那边,似乎生怕打扰了还没起床的梅若晴。

  男人出门总是很简单的,林思远早已收拾妥当,见我出来了,立马跟他妈摆摆手,然后跟在我身后一起离开了家。

  “老婆,晚上还是早点回来吧,太晚了我不放心,最近负面新闻太多了,外面真的不安全。其实你的工作,在家也完全可以做的,若真的要加班,也回来在家做吧。”在车站的时候,林思远拉着我的手低声说道。

  “我不喜欢加班,能在公司做完的话,就算给我再高的加班费我也不会加班的。”我对他的态度很是冷淡,对着那张曾经迷恋过的脸,我现在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了。

  林思远表现的有点难过,“老婆,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不想看到我妈他们的。”

  我没有接话,只是张望着公交车开来的方向,寻找着能把我带到公司的车辆,很快一辆去往我公司方向的车便来了,他冲他摆摆手,顾自跟着人群往上车门挤去。

  早上是上班高峰期,能挤上车就算是不错的了,我上了这么多年的班,这份挤车的功夫倒是练出来了,甚至连车里充斥着的各种味道都习以为常。

  我其实就跟大多数的上班族一样,每天重复着相同的生活,而这样的日子,我完全看不到头,我都不敢去想象,如果林思远没有出轨,而我们又有自己的孩子,那日子该怎么过,我能在家安心的做一个全职太太吗?

  到了公司之后,杨潇潇一边啃着早餐一边在我身边打听林思远出轨的事,我不想其他人也知道,便闭口不提,故意扯开话题,她这才识趣的说等中午一起吃饭再说。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了,为了不再跟她聊这些乱七八糟让我心情烦闷的话题,我特意叫上了另外几位同事,大家一起去楼下吃饭。

  杨潇潇看到这么多人,知道我不可能会跟她聊那件事,一张脸阴郁的跟便秘似的,吃饭的时候明明我就坐在她身侧,她还给我发短信,问我干嘛故意叫上别人。

  自己的事终究还得自己来解决,我不可能依靠她的,所以看完短信之后只是笑了笑,没有给她回复。

  今天中午吃饭很快,吃完了大家就一起回了公司,正准备趴在桌子上睡会儿,电话突然震动了起来,我随手抓过来一看,一个曾经异常熟悉号码出现在眼前。

  秦疏影,他都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联系我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出什么事了?还是他要结婚了?

  怕影响同事睡觉,我拿着手机去了外面接听,他那低沉的嗓音在我只喂了一声之后就急切的传来。“姚清浅,你跟林思远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他怎么会知道我跟林思远感情出了问题,难道是杨潇潇吗?她现在跟刘俊打得火热,而刘俊又是秦疏影的合作伙伴兼至交好友,信息自然都是互通的了,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你听谁说的,杨潇潇还是刘俊?他们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我不答反问,心中着实后悔,明知杨潇潇是个大嘴巴,心里从来就藏不住事,原本不该告诉她的。

  “你和林思远的感情真的出问题了?说,是不是他在外面乱来?上次那内衣事件,其实压根就是事实吧?”秦疏影瞬间就想到了上次的事,而我也渐渐消了对杨潇潇的怀疑。

  若真的是杨潇潇向他透露的信息,那他不可能不知道林思远在外面养女人,哦不,现在不是在外面养女人,而是登堂入室在我家了。

  “秦疏影,我的事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你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麻烦你还是看好自己的女人,别让她出去勾搭别的男人,也顺便看好自己,不要抵不住诱惑,做出对不起你女人的事来。”

  “你在胡说什么?我只是作为朋友关心你一下而已,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秦疏影恼怒了。

  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当时明明是他自己说的以后再也不要联系,现在又说什么朋友,有好几个月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的朋友吗?

  “我才不需要你的关心,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再见。”我啪的挂断电话,关了手机,待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才回了办公室,趴在办公桌上午睡了一会儿。

  下午下班,我一走出电梯就看到秦疏影,他坐在写字楼大厅的沙发上,眼睛一直盯着电梯这边,看到我出来了立刻就站起来往这边走来。

  我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见到他了,此时再见,我有着千言万语,张口却只说出了一句让我自己都意外的话,“嘿,好久不见。”

  原来我与他之间,现在唯有一句好久不见了,是时间淡化了感情,还是我的心淡忘了时间?

  秦疏影二话不说,一把拖过我的手就往外拽,我甩了还几次都没有甩开,他就想是一条鼻涕虫,将我牢牢地黏住。

  我最后放弃了,任由他拖着我穿过车水马龙的长街,走进了对面一家餐厅,入了一间包厢。他这才放开手,将我按在椅子里。

  他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以前那种清澈明净的温和笑容不见了踪影,而今唯有一脸的冷若冰霜,倒与杨潇潇曾经描述的有几分雷同。

  “姚清浅,你是傻子吗?”他恼怒的吼道,“家里出了事也不会找我,到底还记不记得我才是那个陪你走过了十年的人啊?”

  我定定的看着他,心里突然间堵得慌。是呀,他已经陪我走过了十几年,我一直都把他当做好哥哥,所以以前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找他的。可是自从林思远说不许再找他之后,我就渐渐遗忘了。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