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小姨子与姐夫那些不要脸的事儿(下)(4/5)

时间:2016-03-07 12:01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我慌忙把东西放下,拿了双拖鞋递到婆婆面前,低声下气的请她换上,她一开始还不愿意,最后我好说歹说才脱下了鞋子,那一刹那,我突然就后悔...

  她不相信,跑着去打开了衣柜的门,看到里面果然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放下她那么多的东西了,这才死心。

  有句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我显然就是个作死的货,别人在沙发上睡,连她儿子都不心疼,为什么要嘴贱的提议买什么床啊?

  这可真是不睡觉不知道,一到睡觉吓一大跳啊。

  话说晚上婆婆先把赵宇抱进去睡了,而后自己回客厅继续看电视,我跟林思远洗完衣服拖好地之后才去睡,此时婆婆还没进来。

  等我睡意黯然,正要去会周公的时候,婆婆进来了,往床上一趟,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而后传来了堪比打雷的鼾声,吵得我压根就睡不着。

  其实林思远也偶尔会打鼾,但声音比较小,而且只会在疲惫之极的时候才会这样,往往我捏了他的鼻子就好。

  可是婆婆呢,从躺下起就没有停过,比暴雨天打雷还更让我烦。

  “喂,林思远,你睡了吗?”我推了推身边的林思远。

  “老婆,很晚了,快点睡吧。”他睡倒是没睡,不过听声音,他已经快睡着了。

  “我是想快点睡啊,可是这样我睡得着吗,难道你没有听到你妈在打雷啊?”我没好气的掐了他胳膊一把。

  “我妈一直都是这样的,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吧,否则今晚还真的不用睡觉了。”他翻了个身,用枕头蒙住脑袋,不再理我了。

  我打开台灯,下了床走到上下床旁瞧了瞧,婆婆睡得还真是熟呢,明明听说人的年纪越大就越睡不着,怎么我跟她却都是恰好相反的呢?

  伸手推了推她,想把她弄醒,让她小声点,结果她跟林思远一样,翻了个身继续睡,也继续打着震天的鼾声。

  我无奈的转身,坐在床上,明明眼皮在打架了,可就是睡不着,耳边静不下来,心就更难静了。

  想想还是梅若晴聪明,知道让婆婆睡在沙发上,难道她是半夜发现婆婆打鼾才把她赶出来的?否则今天说要把床放客房她死活都不同意啊。

  明白这一点,我就越发现自己是个没事找事的人,都没打算做人家一辈子的媳妇了,为什么还要为她着想呢,她可从来都没有为我考虑过啊。

  明明是困得慌,却偏偏无法入睡,这种感觉简直快把我被逼疯了,好想大吼一声,让不是这个家的人都滚出去,还我正常的生活啊。

  可是,我不能,三更半夜扰民之事,我姚清浅做不出来。所以最后我只好拿了耳塞插在手机上,一边听着催眠曲一边数羊,慢慢的总算是睡着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又被哭声给惊醒了,是赵宇在嚎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哭的这么伤心。

  婆婆那边没有开光,可是她早有准备,我这边半眯着眼睛还在迷迷糊糊的摸索着台灯开关,她那边已经摸出一个手电筒打开了。

  林思远也被惊醒了,含含糊糊的喊了他妈一句,然后就着手电筒的余光打开了台灯。

  我打着呵欠爬起来,推搡了一把林思远,“快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啦,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林思远不情不愿的爬起来,下床走到那边跟他妈说了两句话就回来了,“没事,小孩子半夜尿床了,一会儿就好,我们继续睡吧,困死了。”他打了个呵欠,倒头便睡。

  “什么,尿床?”我一声惊呼起,“难道之前他也在沙发上尿过?”

  之前我的确是有在沙发那边闻到尿骚味,不过因为赵宇身上本来就带着这种味道,所以我倒是没有想过他竟然这么大了还会尿床。

  “我不知道,也许吧。”林思远敷衍了一句。

  这还是我的家吗?都要脏成什么样子了?再这么下去,哪里还能住人啊,只能当成牛棚猪栏了吧?我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一家人。

  婆婆很快就把赵宇给哄睡了,关了手电筒,我躺在床上却是睡意全无,发现为了不让渣男贱女如愿以偿的结合,我死耗成今天这样,真是得不偿失。

  再次塞入耳机,我枕着催眠曲数了成千上万只羊,终于又睡着了,只不过梦里全都是一些长着白毛的绵羊,差点没把我的梦给撑破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一点精神都没有,更不愿起来,想着幸好今天是周末,可以不用早起,这才补了个觉。

  等我起床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吃饱喝足了,连桌子都收拾的很干净,显然是没有给我留早餐。

  “老婆,因为怕早餐凉了,所以没有给你留。你要不要吃面,我去给你煮。”林思远见我出来了,立马起身跟到了卫生间。

  “不用了,我不饿。”我昨晚的气都还没有消呢,的确是气饱了,什么都吃不下。再说了,想吃东西也用不着你来献殷勤了,每次有正事的时候都不见人影。

  “那我就早点弄午饭吧。”林思远如果不出轨,的确是个绝世好男人,在外工作卖力能挣钱,在家出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最重要的是他很自觉。

  我洗漱之后就跟林思远一起出去买菜了,路上顺便买了个面包啃着,再怎么不高兴也不能真的饿肚子啊,毕竟肚子还是自己的呢。

  没必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那真的很不划算的,我现在死耗这份婚姻就是最好的例子了,每天都过的水深火热的,有时候连杀人的冲动都有了,可就是不甘心就此放弃。

  买了一大堆菜和水果回到家,我看到婆婆竟然不在客厅看电视,倒是赵宇在跟梅若晴讲话。

  这一点我还真的很佩服梅若晴,不但能一个电话就把婆婆从乡下弄到城里,还能让林思琴和赵德凯登门劝我离婚,现在甚至能跟婆婆和赵宇聊上天了。

  她本事真大,我低估她了!

  林思远提着菜去了厨房,我则往冰箱走去,准备把水果放里面,经过厨房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婆婆低头在水池旁洗着什么。

  放好水果我才过去看,然后又是一声尖叫,她居然在厨房杀鸡,弄了一地的鸡毛和鲜血,此时还在奋力的拔着鸡毛。

  “林思远!”我对他怒吼一声,“这烂摊子你自己收拾,我不管了!”愤愤然的转身,我回了卧室,重重的一摔门,反锁上了。

  林思远随后就来敲门,我死都不开,把手机音乐的声音开到最大,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没一会儿外面就没有声音了。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所谓的死耗,也许首先败下阵来的那个人会是我吧,我真的已经受够了这奇葩一家。

  是的,不是婆孙两,而是一家子,因为今天林思琴和赵德凯又会过来吃午饭,婆婆大张旗鼓的杀鸡,或许就是为了她的宝贝女儿和女婿吧。

  林思远之前说这三只鸡是给我补身子了,现在想想,给我补身子,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在卧室呆了几个小时,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林思远还没来喊我吃饭,我凝神细听了一下,客厅里还算是比较安静,除了电视声音之外,只有偶尔的说话声。

  就因为林思远说中午会早点做饭,所以我只吃了一个小面包,现在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了,我这才关了手机出去。

  桌子上摆满了菜,连碗筷都摆好了,就是没有人在吃饭,连往日里吃饭最积极的婆婆也不例外。

  我以为他们是在等我的,所以径直走向了餐桌,招呼婆婆过来吃饭。

  结果婆婆却说,还要再等等,我这才霍然想起来,林思琴和赵德凯还没到呢,他们压根就不是在等我,是我自作多情,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老婆,你早饭还没吃呢,饿了就先吃吧。”林思远过来抓过碗就要给我盛饭。

  婆婆见状立刻大吼了一句,然后林思远回了一句,结果你一言我一语的,他们竟然吵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林思琴夫妻闪亮登场了。

  听到门铃声,是梅若晴去开的门,她一见到他们就笑着打招呼,看上去似乎并不陌生,难道他们也认识吗?

  一个大胆的猜测突然出现在我的脑中,也许林思远一家早就知道他在外面找了女人,唯独瞒着我一个人。而端午节林思远所谓的回家,是带着梅若晴一起去的,所以他们才认识。

  这个想法把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亏我上次还问赵德凯是否知道小三儿是谁,呵,原来人家比我还早知道呢,就我一个人是大傻瓜。

  不过林思琴也算是聪明了,上次居然跟我说是在电话里听到声音便猜梅若晴年轻又漂亮,让我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最后被他们一家人耍的团团转。

  赵德凯一进来就使劲盯着梅若晴的胸部看,一边还打听林思远跟婆婆在吵些什么。

  梅若晴自然是实话实说了,说我没有等他们就要吃饭,婆婆不肯,林思远惧内,使劲护着我,为了我连老妈都不认了。

  我无语的看着梅若晴,这真的是我的亲妹妹吗?上辈子是不是我抢过她男人虐待她的孩子了啊,所以这辈子她才这么报复我,折磨我?

  “老嫂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好歹也是客人,你怎么能不等客人就自己先吃饭呢,还眼睁睁的看着思远为了你而跟我丈母娘吵了起来。”赵德凯张着他那满口黄牙的嘴说道。

  “就是嘛,在做人这点上,你还真比不上我们新嫂子呢,还说是她的亲姐姐,这做人的差别真是比猪还大。”林思琴也附和道。

  他们果然是知道我与梅若晴之间的关系,而且还叫她新嫂子,看来现在除了林思远之外,都已经认可她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容易以多胜少,把立场暂且还坚定的林思远给策反了过去,那到时候我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要被他们逼着离婚了。

  对于这点小爱好,林思远自然是清楚得很,所以一上桌就给我夹了一大块鸡肉过来,我毫不客气的夹起来就往嘴里送。

  婆婆就坐在我对面,见状立刻大叫起来,“这可是我带来给新媳妇儿补身子,你怎么能吃呢。”

  拜托,她带来的那几只鸡又大又肥,我只是吃一小块而已,她就咋呼了起来,用得着这么小气吗?

  好在我还没有下口咬,当即扔回给了林思远,“喏,还给你。”

  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一小块鸡肉,而是婆婆对我的态度,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好歹也还是她的媳妇儿吧?真的用得着这样对我吗?

  赵宇指着那盘鸡肉,嚷嚷着要吃,林思琴立马就把那个大鸡腿夹给了他,他直接用手抓起来就开啃。

  我冷眼看着婆婆,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是唯独对我一个人下禁令,还是对除了梅若晴之外的所有人。

  婆婆她视而不见,挑了块没皮的,白花花的鸡肉放在梅若晴的碗里,“新媳妇儿多吃点,到时候好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来了没几天,她的普通话倒是进步了不少,难道梅若晴这一个星期以来,吃了没事便在家教她说普通话吗?

  “谢谢伯母。”梅若晴夹起鸡肉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还冲我昂了一下头,很明显的嘚瑟和示威。

  赵德凯和林思琴也每人夹了一块,一边吃一边赞赏,说自己家养的鸡就是好吃,城里人有钱都买不到呢。

  “你们有必要这样吗?清浅才是我的老婆,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林思远把筷子一摔,愤怒的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

  梅若晴看了看我,然后在盘子里仔细的挑了一会儿,一盘菜被她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夹了一块放到我碗里,“姐来吃块鸡屁股吧,听说吃多了就会生孩子了。”

  我把鸡屁股丢到她碗里,“谢谢了,可惜我不需要,你自己留着慢慢吃吧。”我也没有像林思远那样摔筷子,继续吃着饭,好歹除了这盘鸡肉之外,其他的菜都是我自己去买的。

  “老公,别生气了,不就是一碗菜么,我们还有这一大桌子的菜呢,都是我们自己买的。当然,我也不至于会说只能自己吃,所以你也可以放心。”我扒了口饭,见林思远还在瞪着梅若晴,便给他夹了点菜。

  其他人在林思远摔了筷子之后也都停住了动作,现在就只能看到我一个人吃的津津有味,我见状清了一下嗓子,开口道,“怎么都不吃了?是不是嫌我买的菜不好啊?那也难怪,这是城里嘛,自然是有钱也买不到你们自家地里长出来的那种了。”

  “大家吃饭吧。”梅若晴见气氛尴尬,也连忙出来打圆场,“伯母你多吃点,养只这么大的鸡不容易,更何况是养姐夫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呢。”

  “养了个白眼狼。”婆婆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大口的扒着饭,依旧是每个碗里的菜都扫了一遍,夹了一碗面的菜之后气呼呼的下了桌往沙发那边走去了。

  大家这才开始吃了起来,面对这奇葩一家,我食欲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的,虽然早上吃得少,中午也没能把一小碗饭吃完,剩下大半都倒进了垃圾篓里。

  “老嫂子,你这样也太浪费了吧?”林思琴见我倒饭,不乐意的说道。

  “就是啊,种田可是非常辛苦的,你们城里人是没有体验过,所以一点都不懂得珍惜。”赵德凯妇唱夫随,接过话茬就数落起了我,“不过我虽然没啥文化,也知道有一首诗是这样写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梅若晴肯定也是站在他们那一边的,立马娇嗔道,“姐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哪能这么浪费呢,阳台上不是还养着两只鸡么,伯母说养段时间之后再给我炖鸡汤喝的。”

  “你们说够了没有?这里是我的家,饭菜也是我自己买的,你们只不过是来做客而已,用得着说这么多吗?吃饱了撑得慌就去那边看电视,还没吃饱就赶紧吃,我要收拾碗筷了?”我把倒空了的碗放回桌上,看着唯一一个还在吃饭的赵德凯。

  他每次来都要喝酒,所以永远是最后一个吃完的,我跟林思远总是要等着收拾他那个碗,这也是我第一次催促,心里压抑许久的怒火就快喷发出来了。

  饶是我脾气再好,忍耐力再强,也禁不住他们一个两个接二连三的轰炸了,在自己家还能被欺负成这样,我都没脸活下去了。

  “哥,你倒是说说啊,她不知道种地的艰辛,难道你也不懂吗?”见林思远一直袖手旁观,林思琴又开始策反了。

  “我自己挣的钱买米,关你哥什么事?再者说,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喜欢浪费的人,你们种的粮食卖得起价格吗?”我这是打定主意要做坏人到底了,虽然我实际上并不是个主张浪费的人。

  “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会挣钱就了不起啊?没有我们种田,你有钱也买不到东西。”林思琴又跟我对上了。

  “你们种田?你有种什么田?不是一直在城里打工么?”我冷笑着看着林思琴。

  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广大农民为我们的生活做出的贡献,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农业大国,可是我就是看不得林思琴那副与我针锋相对的嘴脸,好似我天生就欠了他们的似得。

  林思琴被我堵得没有话说了,她未成年就来城里打工,已经十多年都没有种过田了,每次过年跟林思远回老家,我都能看到她穿的花枝招展,比我还更像个城里人呢。

  正在小吵之时,早就吃完了,在一旁玩耍的赵宇喊叫了起来,他居然就在沙发旁边大便,此时是要林思琴去给他擦屁股。

  我家的客厅什么时候变成厕所了?卫生间不就在咫尺之外么?而且婆婆还就坐在旁边,我就不相信她连自己的外孙子在客厅大便都不知道。

  “林思远,你倒是说句话啊?这里是客厅,不是卫生间!”我怒目瞪着林思远,要不是因为餐桌离沙发太远,而桌上又是饭菜味,我应该能闻到屎臭味的。

  “姐啊,小宇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我就不相信你小时候没有在我们家客厅做过这种事,说不定你上了幼儿园都不会自己去卫生间上厕所呢。”林思远还没开口,梅若晴就接话了。

  这简直是废话,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爸妈要上班,我很小就被送到了幼儿园,而且在入学之前就学会自己上厕所,哪会这么不懂事。

  “老婆,算了,小晴说的也没错,小宇不过是个孩子而已,等会儿我来收拾就好。”一直护着我的林思远,第一次胳膊肘往外拐了。

  “你这人真是的,还跟我儿子这么小个孩子计较,也亏得你没有孩子,要不我就不相信你还能时时刻刻盯着他,每次都去卫生间把屎把尿。”林思琴讽刺的说道,“像你这种人,压根就没有资格当母亲,既然这么不喜欢孩子,那还不赶紧跟我哥离了,我们也好迎娶新嫂子过门啊。”

  梅若晴在一旁偷偷笑了起来,看的我怒不可解。

  “好在小舅子聪明,知道在外面找一个,否则还不被你给耽误了。”赵德凯跟林思琴一唱一和的,真不愧是绝配啊。

  “这样的女人,要生也只能生没有屁眼的,那就不怕小孩子随地大小便了。”林思琴附和道,最后又诅咒了一句,“老嫂子,看在你也跟了我哥这么多年的份上,我给你一句祝福吧,愿你这辈子的都生不出孩子!”

  “你们!”我被气得脑袋都疼了起来,抬手指着林思琴,厉声叫了起来,“你们给我滚,滚出我的家!”

  “谁说这是你的家的,这明明就是我哥的家,一个女人哪里来的什么家啊,凭什么让我们滚?”林思琴总是能找到把我堵得半死的话来。

  “老嫂子,你真是不自量力,一个女人而已,还说什么这是你家。你不愿离婚,为的不就是这房子吗?这年头,买房子可实在太难了,离了婚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赵德凯对于婚后财产的事一窍不通,还以为自己说的很有理。

  “是吗?那有本事你们就让林思远跟我离啊?看他拿不拿得出钱来。若是净身出户,怕是等孩子生下来连个住处都没有吧?”我冷冷的看着梅若晴。

  梅若晴又岂会不知道,房产证上是有着我的名字的,所以她才送上门来,想方设法要把我逼走。

  林思远对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情分了,就算是有,也是为了多一个女人伺候他,在这一夫一妻的法治社会里,享受着封建社会时的一夫多妻制度。

  他一直护着我,也不过是怕我跟他离婚,要么让他出钱,要么让他滚蛋,总之他什么好处都没有,奋斗了这么多年才买下的房子,他又怎么舍得呢?

  “赵德凯,闭嘴,我不会跟她离婚的,你什么都不懂,吃完了就赶紧滚蛋。”林思远被踩到了痛处,脸色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随即又对林思琴道,“你还不把你儿子干的好事处理掉,这里可不是老家,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他终究还是站出来了,要是再这么让我一个人抗战下去,我一气之下真的会提出离婚,让那该死的婚姻见鬼去吧,他们想结婚就结,老天自会收拾他们。

  梅若晴沉着张脸,“姐夫,他们好歹也是客人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们,我姐不通人情,你难道也不懂吗?小时候你自己不也是这样吗?我是在乡下长大的,这种情况可见的多了。”

  现在还有脸叫姐夫,若是真的把他当成姐夫,你的肚子里就不会有他的孽种了。而且还以女主人的语气站在这里说话,当我是空气么?

  “梅若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身份?”我不冷不热的嘲讽道,“你要真觉得我们做错了,大可跟着他们一起走啊,恕不远送!”我说完大步流星的往卧室走去,砰地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卧室里很安静,我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耳边响彻着客厅里嘈杂的声音,似乎林思远又在跟赵德凯他们吵架了。

  吵了好一会儿,外面传来一声重重的关门声,然后便安静了下来,我猜应该是赵德凯和林思琴走了,至于梅若晴,肯定是还赖着不走的。

  他们走后没多久,林思远来敲卧室的门,我看了一眼昨天搬进来的上下床,去把门给打开了,让他进来。

  “现在就把婆婆的床搬出去,我明天要上班,晚上睡不好可不行。”我指着上下床,对林思远下命令似得说道。

  “你昨晚也听到了,我妈打鼾的声音很大,而且又带了个孩子一起睡,要是搬到隔壁去,怕是要影响小晴休息,这样对孩子很不好。她怎么说也是个孕妇,你就体谅一下吧,孩子最后不还是你的吗?”

  “听你这意思,现在是要护着她了?那要不要跟我离婚,我好退位让贤呢?”我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他。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