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小姨子与姐夫那些不要脸的事儿(下)(5/5)

时间:2016-03-07 12:01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我慌忙把东西放下,拿了双拖鞋递到婆婆面前,低声下气的请她换上,她一开始还不愿意,最后我好说歹说才脱下了鞋子,那一刹那,我突然就后悔...

  梅若晴搬进来也才一个星期而已,但这短短的一个星期里,他对我的态度却一变再变,从最初的事事顺着我,变成了心不甘情不愿,现在还公然反对,想必努力维持的耐性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要露出渣男本性了。

  是你们先不让我好过的,我又怎么能让你们万事胜意,心想事成呢?那也太便宜你们了吧?我也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而不是圣母玛利亚。

  “你知道我不会跟你离婚的,我没钱离!”林思远第一次跟我撕破脸皮,“我现在事事容忍,只不过是为了将这份婚姻尽力维持下去,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惹恼了我,我真的会不客气的弄死你,你信不信?”林思远恶狠狠的威胁。

  “你们家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你跟梅若晴的事?”我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冷冷的问道,“五一小长假,你跟她一起去了桂林,端午则是一起回了老家是不是?”

  “是。”林思远回答的倒是很干脆,“我知道她怀孕了,就带她回了一趟老家,让我爸妈也高兴一下。他们早就让我在外面找一个了,等有了孩子就跟你离婚。”

  “可是他们想的太简单的是,这里不是你们乡下,房子都是自己建的,而是有房产证,一旦离婚便要涉及到财产问题。你当时被梅若晴迷得神魂颠倒,也没有想这么多吧?”

  我在床上坐下,悄悄抓过手机,手指按在一个数字键上,那是秦疏影的快捷拨号,若是林思远真的对我做什么,那我下一秒就会按下他的电话求助。

  “是,她比你年轻,又比你漂亮,而且还性感火辣,我喜欢这样的女人。以前若非我条件不好,真的不会找上你这样的人。”林思远在我身边坐下,我稍稍往旁边移了一点,刻意拉开与他的距离。

  “哦?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么差,看来我真的是太高估自己了。”我笑了笑,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不入他的眼。

  “那倒不是,你跟小晴虽然是亲姐妹,可是两人性完全不一样,你事业心强,强好胜不服输。可是她呢,上班也就是浑水摸鱼,根本不在乎业绩,唯一在意的就是那张脸,性子又温和。一般的男人,都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或者是能力超过自己的女人。”

  “我的能力并没有超过你,挣钱都没你多,在公司现在也只是一个小主管而已。”比起挣钱的本事,我目前还是自认为不如他的。

  “但是你比我年轻,步入社会比我晚,又是个女人,假以时日,你的成就必然超过我,到时候我将更加没有地位,甚至有朝一日还会沦为家庭妇男,被你养着。” 林思远一把抓过我的手,“清浅,面对你,我有压力,这是我的心里话。”

  “我没你说的那么好。” 我抽回手,另一只手已经抓着手机不放。

  “最初我拼命的挣钱,真的是想要让你过的好点,但是后来,当你的事业稳定之后,我便开始努力的升职,想要以此证明自己,你的选择没有错,也正是在在这个时候,小晴出现了,渐渐的便取代了你的位置。”

  “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一直跟我这么演戏下去吗?那又有什么意思呢?辛苦维系的婚姻,终究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而已。”

  “我,我不知道,每次想到一旦离婚就不能每天一睁开眼看到你,我心里便觉得空空落落的。清浅,你说这样是不是代表我还爱着你?”林思远的手悄悄的绕过来缠绕在我的腰间,“暂时不要跟我离婚,好吗?我想再努力一下,等孩子生下来我们自己带,我会试着去放下她,然后彻底的了断。”

  “血溶于水,你确定到时候她作为你孩子的母亲,你能真正放下她吗?不会每次看到孩子就想起她?想起你们背着我做出的那些风流事?”

  “我确定!”林思远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脱口而出。

  这么重要的问题却连想都不想一下,除了笨蛋傻瓜之外,应该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而且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傻丫头了。

  不过,看到他们家因为我不肯离婚而不和,梅若晴因为我的存在而不能正大光明的走进这间卧室,我就觉得现在的坚持值得,所以现在我跟他哪怕是演戏,也是各取所需罢了。

  傍晚的时候,我让林思远把床搬到了客厅靠近阳台的地方,晚上睡觉只要关上玻璃门,拉下门帘,倒是不会被对面的邻居看到婆婆那不太雅观的睡姿。

  也许是因为今天闹得太过了,晚上连赵宇都安静了不少,吃饭的时候谁都没有说话,我也很自觉的不去动那盘鸡肉,随便吃了点饭就回卧室去了。

  今晚洗澡,林思远没有死皮赖脸的跟进来,我一个人泡在浴缸里,想着以往我们感情还好时的一幕幕,心里不禁难过了起来。

  已经失去了的和注定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我跟林思远再也没办法回到过去了,再耗些时日,我就跟他离婚吧,有时间先去向律师咨询一下,可不能便宜了林思远。

  在婚姻出问题之前,我上班不是很积极,基本都是踩点上下班,但是现在,我对工作的热情就快赶上刚毕业那会儿了,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化悲痛为力量吧。

  我近来跟秦疏影的友情也开始慢慢回暖了,他一般都是问我跟林思远的进展,而我则是打听莫水心的事,我很遗憾,至今都没有见到他那传说中的女朋友。

  不知不觉便过了一个星期,又到了我最讨厌的周末,周六的晚上,林思琴夫妻又上门来了,我不知道他们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可以这么厚。

  这次他们提了一大堆的水果,进门先喊了婆婆,然后便是叫梅若晴了,一口一个新嫂子,就连我刚嫁给林思远那会儿都没这么热情过。

  “你们来干什么?”我瞪着他们。

  门是梅若晴开的,她像是早知他们会来似得,门铃一响就起身窜过去来,也不怕闪着腰。她来了也不过两个星期而已,那肚子却大了不少。

  “我来我哥家,关你什么事?”林思琴白了我一眼,提着水果去了厨房,不一会儿便端着洗好的水果出来了。

  她把东西往茶几上一放,然后便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递给梅若晴,“这个可是我特意选的,怀孕期间多吃点水果对孩子和孕妇都很好的哦。”

  然后又抓了根香蕉,剥好之后把赵宇拉了过来,喂给他吃。

  林思远见他们来了,也不甚高兴,可还没等他开口,赵德凯突然拿出一副麻将,“大哥,今晚们打两圈吧,我正好休假呢。”

  以前去林思远的老家过年,他们每晚都在家里打到很晚才睡,我不太会,林思远便陪着我,倒是很少上场,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欢自己的男人跟赌沾上任何的关系。

  “谁让你们带着种东西来的?我老婆不喜欢,还不快收起来。”林思远走过去就要把装麻将的盒子盖起来。

  我以为林思远知道我不喜欢看人赌博,一定不会加入他们。婆婆不会打麻将,这点我很清楚。那梅若晴三个人应该也玩不起来才对,在我的记忆中,打麻将都是四个人围成一圈的。

  不料我回到卧室还没一会儿,就听到了麻将的声音,打开卧室的门一看,他们倒是挺会将就的,居然把我家的餐桌当成了麻将桌。

  “姐夫,明天我们去买张自动麻将桌回来吧,不贵,也就几千块钱的样子,那以后我们每晚都能打两人麻将了。”梅若晴一边修长城一边说道。

  我在门口也就站了一会儿,他们那边就砌出了四条长城,然后在我转身关门之后,便听到了梅若晴的笑声,说了一个字,“吃。”

  而后在卧室里,我一会儿听到碰,一会儿听到吃,最多的则是他们每打一张牌就念出来,什么几万几筒几条之类的。

  我打笔记本,插上耳机看电影,就当他么不存在吧,连音量都比平日里要开的大的多,但有时还是会被他们的声音给湮灭了,尤其是有人在说糊了的时候。

  梅若晴的声音最有特点,又尖又锐,所以我听得非常清楚,她似乎运气还不错,我看一部电影的时间里,我听到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在说胡了。

  看了一部电影之后我就出去洗澡了,他们还在奋战,婆婆还在看电视,赵宇则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好和谐的一家人啊,我只是个OUTSIDE而已。

  洗完澡又晾好衣服,我回了卧室,把门给反锁了,林思远既然要打麻将,那今晚就不要进来了,睡他的沙发去吧。

  看了看时间,我猜秦疏影应该还没睡,便给他打了个电话,可是刚按下他的号码,我有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说不定人家已经同居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也太不识趣了,便马上又挂了。

  上了微信,我想看看秦疏影最近的状态,但他却是很久都没有更新过了,他似乎比林思远还更不喜欢跟这种风。

  过了不到一分钟,秦疏影便回了电话过来,声音急不可耐,“清浅,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挂了电话?”

  “没,没事,你女朋友在你身边吗?”我往后一倒,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

  “没有,我们没有住在一起。”秦疏影态度立刻变了,似乎有点失望,“你给我打电话,难道就是为了找她?”

  “不是啊,想跟你聊聊天,可是又怕影响了你们,所以就……”我讪讪的解释,“疏影,我想离婚了,你有没什么好的律师可以介绍,我先了解一下程序。”

  “真的?”秦疏影有点小小的激动,“谢天谢地,你终于想通了。”

  “是啊,想通了,他们爱怎么折腾是他们的事,我再跟他们纠缠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梅若晴想跟着林思远,就让她跟着吧,好歹也是我妹妹。”我呼了口气,这个决定,我说出来很容易,当初下定决心的时候却异常艰难。

  “好,我正好还认识几个律师朋友,那明天就帮你问一下吧,希望你能早日脱离苦海,以后再也不要犯这种傻了。”秦疏影如释重负,他竟是比我还在意这份已经破裂的婚姻。

  “嗯,那先谢谢你了。”明知他看不到,我还是勉强笑了笑,“早点休息吧,我也睡了,晚安。”掐断电话,我把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关灯睡觉。

  躺在床上,我睁大了眼睛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低声对自己说,终于,一切都要结束了,林思远,你就等着看自己这些年来心血变成我的囊中之物,然后带着你的新老婆和孩子回到解放前吧。

  在我看来,离婚应该不是难事,因为他不但有了别的女人,还怀上了孩子,而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只是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有些事,根本就无从预测,所以无法掌握。

  睡到半夜的时候,林思远来敲门,我让他滚去睡沙发,反正阳台上还有他的换洗衣服,用不着进来拿了。

  林思远说林思琴夫妻今晚也不回去了,就在客厅睡,跟我软磨硬泡了一会儿,我终究没有去开门,于是外面便传来了梅若晴的声音。

  “姐夫,她不让你进去,那你睡客房好了,那床也不小,跟我们之前在外面租的差不多了。”这个贱人,明目张胆的就让自己的姐夫去她屋里睡,要不要这么嚣张啊?

  我睡意瞬间全无,霍然坐了起来打开灯,抓过林思远的枕头就往房门砸了过去,“林思远,这都有人来请你了,那你还不快去,死赖在这里做什么?”

  “姚清浅,你不要太过分了。”林思远已经不是敲门了,而是重重的锤了一下。

  “我过分又怎么了?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我抓起闹钟往房门砸了过去,声音比他刚刚捶门还大。

  “姐夫,走啦走啦,我知道你是担心孩子,不过现在肚子还小么,我们只要不做过于剧烈的运动就好了,难不成女人怀孕了就要分房睡吗,那也太不切实际了,这年头房价高的离谱,哪能谁家都有多余的房间啊。”

  梅若晴的说话声伴着脚步声越来越小,看样子是她已经成功的把林思远给拉走了,而后还有林思琴和赵德凯的声音,可能是因为距离远了,我倒是听不太清楚。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客厅里的确没有林思远,只有躺在沙发里的林思琴,和铺了席子睡在地板上的赵德凯,以及上下床上的婆孙两。

  我还真是太好心了,居然把自己的丈夫亲自推给了小三,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不是吗,反正都决定要离婚。

  洗漱之后我便出了门,先去吃了早餐,然后又去逛百货公司,准备买点东西回去看看我爸妈,顺便把梅若晴的事跟他们说说。都闹到这份上了,也该该跟他们这当家长的通个气了。

  可是,就在进入百货公司没多久,连东西都还没来得及买,秦疏影来电话了,说是帮我约了一个律师朋友,中午大家一起吃个饭,先把情况跟他说一下,然后才好起草离婚诉讼。

  我问明了时间地址,约定的地点倒是离这里不远,打个车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吧,不过买东西就不太方便了,便打消了下午去看我爸妈的念头。

  在百货公司逛了一上午,然后按照约定的时间去见了秦疏影和他的律师朋友卢鹏飞。

  卢鹏飞不愧是律师,不但西装革履,而且即便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他的神情也是庄重而严肃的。

  秦疏影给我们做了简单的介绍,然后卢鹏飞便开始问我一大堆关于林思远出轨的问题,我基本都是照实回答。

  他问的非常详细,面对严谨的工作者,我自然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相比起来上次跟秦疏影的描述要详细的多,所以最后秦疏影的眉头越皱越紧。

  “上次为什么不说清楚,你难道还想为他隐瞒什么吗?”他阴沉着张脸,恼羞成怒的看着我。

  “你又不是律师,而且也没有问的这么详细吗,我哪里记得这么多,当然是长话短说了。”我理直气壮的反驳,他便不再说话了。

  “我看个屁,现在我恨不得把他那张脸打得稀巴烂。”我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疏影,“算了,回去也没啥好事,不如去逛商场,你要不要叫上你的男朋友跟我一起去啊?”

  “她今天值班,没空。”秦疏影放开我,拿过桌上的手机,“要去哪,我陪你。”

  “你陪我?”我睁大眼睛狐疑的看着他,“你就不怕莫水心吃醋啊?虽然很多人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我个人认为,这水里是加了不少醋的。”

  “不会。”秦疏影顾自去前台买单了。

  我站在一旁等着他,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每次是说要见他女朋友都拒绝啊,难不成他一直都在骗我,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女朋友,莫水心是他虚构出来的?

  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劲,我可是跟莫水心讲过电话的,另外,刘俊熙也有跟我描述过莫水心的长相,秦疏影应该还不至于这么无聊的瞎编乱造忽悠我吧?

  “哪有去医院看人家的到底,再者说,她是在上班呢,真要见她,那下次等她休息,我请你一起吃饭就是了。”秦疏影不急不缓的发动车子。

  “你骗人,小影子,你告诉我,其实压根就没有这么个人是不是?你不过就是怕我再给你安排相亲嘛。”我扁扁嘴吧,自以为是的说道。

  “你想的太多了。”他把车子开车停车场,“要去哪?”

  “回家!”又避开我的话题,显然是心虚了,我才没有心思陪他继续扯淡。

  秦疏影没有再说话,车子融入了滚滚车流之中,我便也住了嘴,靠着座椅看着外面的建筑物缓缓往后移去。

  由于昨晚没睡好,我现在又吃饱喝足了,不久便想昏昏欲睡了,秦疏影见状当即把座椅给放下去,我心安理得的躺在上面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秦疏影也躺在座椅上,双眼微阖,长长的睫毛微微卷起,嘴唇带着点淡淡的桃粉色,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睡颜,安静又祥和。

  我睡得很熟,我便没有惊醒他,看着他轻轻的吞了一下口水。

  就外貌而言,他可比林思远要好的多了,而能力方面,他更是胜过林思远,可为什么我当初喜欢的却偏偏是林思远呢,脑袋坏掉了么?

  只看了一会儿,他便醒来,睁开眼正好撞上我发花痴的双眸,我不好意思的扭过头,这才发现车子竟然是停在沙滩上,外面放眼望去是一片水天相接的大海。

  “你醒了。”因为刚睡醒,他的声音有点哑,说的简直就是一句废话。

  “你不送我回家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把我带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啊?”我转过头,气呼呼的看着秦疏影。

  他揉了揉眼睛,“大海广阔无垠,我想你若是面对它,心情应该会好起来的,要不要跟我下去走走?”

  我点点头,推开了车门,一脚踩下去便是柔软的沙子,于是立刻脱下鞋鞋子,赤脚踩在沙滩上大步往前走去。

  此时虽然还没有到傍晚,但因为是周末,沙滩上的游玩的人很多。秦疏影跟在我的后面,一路到了有海水的地方,我提着鞋子便下去了。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