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老婆出轨之后,我开始疯狂的报复

时间:2016-04-13 14:3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我今年三十岁,安徽人,老婆比我小一岁,结婚3年半,女儿三岁。...

  不久前,我感觉老婆出轨了,这让我痛不欲生,然而,旁敲侧鼓地问了质问了老婆几次,她都不承认,我到底该怎么办?

  具体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本人从事建筑行业,主要是负责预算这一块,平时加班多,加上这两年行业不景气,工作的时候更加是如履薄冰,尽心尽力。所以,在生活上,有可能冷落了老婆。

  老婆生活中是个女强人,做销售的,本来我挺信任她的,可是前几个月,家里莫名其妙地多了老婆的包包和衣服。

  我问老婆这些衣服和包是哪里来的,她说是销售奖励,她业务做得好。

  可是我就纳闷了,公司为了促进业务发奖励是常有的事,但是发放衣服包包的还真是寥寥无几。

  看来,老婆是低估了我的智商。

  当然了,仅凭老婆多了包包和新衣服就判断她出轨,那也太过武断。还有一点就是,她半夜的时候喜欢聊微信,而且,她晚上回来的越来越晚。

  种种迹象表明,老婆出轨了。

  作为男人,我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上周六晚上,老婆又回来的很晚,还带着酒气,我,终于爆发了!

  “黄小兰,你去哪了?”

  “陪客户,老公,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呵呵,我怎么了?你他妈的真把老子当傻瓜了吧?

  “你陪哪个客户?电话多少?在哪吃饭?”

  老婆见我面色不善,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阿杰,你...你不相信我?”,面对我的质疑,老婆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对了,忘了跟大家介绍自己,我叫李杰,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一个很普通的男人,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能够娶到黄小兰这样貌美如花的老婆,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可是现在,我只能感觉到无尽的屈辱。

  黄小兰,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严重低估了我的智商。

  “黄小兰,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晚上不回家,到处应酬,还喝酒,你让我怎么想?”

  “李杰,你嘴巴把我放干净点,我如果不努力,不打拼,咱们现在能够买车,买房吗?”

  顿时,我羞愧难当,买车买房的时候,老婆确实比我出力多,销售虽然辛苦,但是挣钱确实来得快。

  其实我也想做销售的,但是因为嘴巴比较笨,所以无法入行。

  可是,黄小兰不能因为自己挣钱多,就在外面乱搞啊,一码归一码。

  “黄小兰,我承认你挣的钱比我多,但是,我不想花那种不明不白的钱”

  黄小兰将手里的包包直接扔在了沙发上,然后大声说道:“你到底几个意思,你怀疑我,我还没有怀疑你呢?”

  呵呵,我冷笑了一声,“你怀疑我什么?结婚前,我没有前女友,结婚后,我也一直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黄小兰脸色极为难看,因为她和我谈恋爱之前,有过前任,只不过我装作不知罢了,每次聊天聊到关于这方面的话题,我都有意避开,呵呵,难道黄小兰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她在大学恋爱过?

  “李杰,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黄小兰背对着我脱掉高跟鞋,然后踩着鞋托朝洗手间走去。

  他妈的,去洗澡,难道是洗掉证据吗?

  “不准走,今晚你不把事情说清楚,谁也别想睡觉?”

  “不知所谓,李杰,你要是再纠缠不清的话,我就给你爸妈打电话”

  还别说,黄小兰一句给我爸妈打电话还真的震慑住了我,因为我比较孝顺,即使婚姻或者工作不顺利,我也不会跟父母说,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是那种对父母报喜不报忧的人。

  第一,没有确凿证据,不要太想当然。第二,如果真的出轨了,现在这社会,怎么说呢,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就散伙。第三,好好反思下自己,女人谁对她好,他就对谁好。 父母在老家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绝对不能让他们担心。

  眼睁睁的,我看着黄小兰走进了洗手间。

  气愤无比的我掏出了一颗烟,然后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黄小兰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不是自夸,老婆黄小兰长得确实很漂亮,特别是她那双修长的美腿,以及那魔鬼般的身材,怎么看,都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

  当然了,除了身高以及身材优势之外,黄小兰的皮肤也非常棒,雪白无暇。

  我真的很纳闷,以黄小兰的条件,当初怎么会找我这种几乎没有什么升值空间的男人结婚。

  不会是喜当爹吧?当我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太窝囊了。

  不行,明天一定要带女儿去做亲子鉴定。

  问题比较严重,所以,一向有拖延症的我在这件事上没有一丝的耽搁。第二天,也就是周日,我哄骗女儿到了医院,然后抽血做了鉴定。

  本来周日做鉴定的医生不上班,但是由于我有个初中同学在人民医院上班,找了熟人。

  鉴定结果在我吃完饭的时候就出来了,同学思雨打来的电话。思雨是我初中同学,在人民医院当护士,由于涉及到个人隐私,所以帖子里的名字用的均是化名,当然了,喜欢听我唠叨的,可以继续看,不喜欢的勿喷,千万不要搞人肉什么的。

  接着说,鉴定结果让我感觉到天旋地转,虽然早有准备,但是,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看着女儿肉嘟嘟的小脸蛋,以及她天真可爱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和黄小兰离婚

  但是,这个婚我不得不离,要不然,我也太不是男人了。

  早晨请了半天假,去拿鉴定报告。

  有了这份证据,我看黄小兰有什么好说。

  此时,亲子鉴定报告就握在我的手里,可是,我不禁迷茫了。

  说真的,老婆哪里都好,除了稍微有些强势之外,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

  中午我没有吃饭,下午上班的时候也没有心思。

  终于熬到了晚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便想早点哄女儿睡觉。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向乖巧的女儿今晚死活不睡,非要我给她讲故事。

  我心里憋着气,哪有心思给她讲故事,大声说道:“你要是再不睡觉,爸爸就不要你了”

  平时我从来没有这么凶过女儿,可见我内心是有多么的愤怒。

  女儿见我发怒,吓得哇哇大哭。

  恰在这个时候,黄小兰下班回来,今晚黄小兰没有喝酒,只是显得有些疲倦。

  见女儿哇哇大哭,黄小兰没好气地说道:“你坐在那里干嘛,女儿这么哭,你就不能哄哄?”

  我没有说话,直接把鉴定报告甩在了桌子上。

  哄女儿?开玩笑,女儿都不是我的,我还去哄她?不虐待她就不错了。

  黄小兰拿起了桌上的鉴定书,脸色变得惨白。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虽然黄小兰身体摇摇欲坠,但是,我并没有去扶她。

  “不,不,不可能”,黄小兰此刻已经失去了一往的强势,整个人变得憔悴无比。

  我看着有些心疼,毕竟和她有三年多的感情。

  我不禁在想,如果这个时候黄小兰能够主动承认错误,我会不会原谅她?

  不,我不会原谅她,这是原则问题,一个稍微有血的男人,是不会顶着一定绿帽子苟活的。

  “黄小兰,咱们明天就回老家,去民政局,离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痛不已。

  而黄小兰此刻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女儿这个时候已经停止了哭泣,虽然她还小,但是她似乎也意识到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女儿玉洁走到黄小兰的身边,天真地问道。

  “玉洁,不是爸爸欺负妈妈,而是你妈妈欺人太甚”,我有些生气地说道,毕竟孩子是无辜的,所以我没有再纠缠下去,打算等玉洁睡熟之后,再和黄小兰商量离婚事宜。

  起身,回到房间玩了两局游戏,平时黄小兰是反对我玩游戏的,她说,玩游戏玩物丧志。

  但是今晚,在哄睡玉洁之后,她愣愣地坐在床沿看着我,硬是没敢说一句话。

  我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自由感,但是又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

  “老公,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黄小兰诺诺地问道。

  我装作无所谓地说道:“有什么好谈的”

  “老公,你,你的鉴定报告是不是拿错了?”

  我扔掉了手中的鼠标,冷笑着说道:“你觉得我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

  “可是.......”

  “你不会是连玉洁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吧?黄小兰,真没想到,你的私生活这么乱”

  黄小兰仿佛是有苦难言,百口难辩。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咱们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个婚,我不会离”,黄小兰沉声说道,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高傲。

  “你以为你不同意我就没法跟你离婚吗?呵呵,你太天真了,只要我拿着鉴定报告向法院申诉,你信不信,最迟一年,我们就能顺利离婚?”,我已经做足了功课,像我和黄小兰这种情况,即使黄小兰不同意离婚,通常情况下法院也会支持我的申诉。

  “随便你”,黄小兰仿佛是吃定我不敢离婚。

  可是,黄小兰这次还真的失算了,平常生活中我可以处处让着她,但是这种事情,我绝对无法原谅她。

  妈的,本来想好好羞辱黄小兰一顿,但是此刻她竟然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背对着我装睡,这让我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黄小兰,你不要以为我不敢离婚,这次,我是铁了心了,要跟你离婚,明天就回县城”

  “黄小兰,别以为装睡就能解决问题,你就是个下贱的女人......”

  从结婚到现在,我几乎没有骂过黄小兰,虽然我收入不是很高,也不是很懂浪漫,但是,我是属于那种适合过日子的男人,除了抽烟和喝点小酒之外,我几乎没有其他的恶习,平时我很尊重黄小兰,几乎每年正月都会去看望黄小兰的母亲,但是,所有的付出却迎来了当头一棒,喜当爹!

  我愤怒了,真的愤怒了,所以,我骂的越来越难听。

  “黄小兰,你就是个婊子,别以为自己挣的钱多就了不起,你那卖肉的钱,老子不稀罕”

  “真以为老子不知道吗,你和你们经理那些破事,早就有人告诉我,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万万没想到,女儿也不是我的,这些年,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备胎?接盘侠?”

  黄小兰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可见她根本也没有入睡,当然,如果这个时候黄小兰能够安然入睡,那她心理也太强大了,强大到令人发指!

  “李杰,你到底想怎么样?”,黄小兰一下子坐了起来。

  “离婚”

  “我不同意”

  我冷笑着说道:“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我...我...”,黄小兰眼中噙着泪水,硬是说不出理由。

  黄小兰倒是聪明,这个时候,她无论说什么借口,都不会有任何效果。

  “老公,你真的不相信我吗?”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我质问道。

  黄小兰叹了口气,语气软了下去,“老公,你要离婚,我能够理解,我也能够明白你的感受,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鉴定书真的拿错了”

  瞧黄小兰的模样不似说谎,难道鉴定书真的拿错了,我起身摸出手机,然后给思雨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我是当着黄小兰面打的。思雨很快便接听了我的电话,只是她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

  “思雨,我的那个鉴定报告没有拿错吧”

  “杰哥,保证没有拿错,你如果不相信的话,明天可以再来检查一次”

  我沉吟了片刻,说,明天再来检查一次。

  第二天,我又带着女儿去了人民医院。

  这一次,我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守候在化验室门外。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结果出来了。

  这个时候我很紧张,因为我希望玉洁是我的亲生女儿。

  然而,结果却让我再次失望。

  玉洁,她是黄小兰和别人生下的孩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晚上,回到家中,喝了几杯白酒。

  和昨晚的冲动愤怒不同,今晚我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闷。

  黄小兰回来,主动和我打招呼,我没有理会她。

  “玉洁,来,告诉妈妈,爸爸今天是不是带你去医院了?”

  “嗯,是的,爸爸说带我去检查身体”

  “玉洁,你回房间看动画片,妈妈有事情和爸爸谈”

  玉洁今晚很乖巧,怯生生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回到了房间。

  “为什么要让女儿回房间,就应该让她知道,她妈妈到底有多么yin荡”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