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老婆出轨之后,我开始疯狂的报复(3/4)

时间:2016-04-13 14:3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我今年三十岁,安徽人,老婆比我小一岁,结婚3年半,女儿三岁。...

  前台呵呵一笑,那笑容仿佛在说我胆小,都出来开房了,还这么放不开。

  进了房间之后,我打开空调,然后跟思雨说,我要回家,明天还得上班。

  思雨说:“这么晚了,你就留下吧,不过,你要是真的要走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

  思雨这话让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不过最终,我还是离开了宾馆。

  思雨确实没有挽留我,只是眼神有些幽怨。

  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我突然感觉到整个人很寂寞,这种寂寞来自于灵魂深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以为是黄小兰打来的催促电话,却不曾想,是思雨打过来的。

  我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接听。

  可是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那头没有传来思雨的声音,而是听到了她的尖叫。

  什么情况?难道是思雨遭遇了不测?

  我心里七上八下,不会是思雨老公找到了她,继续家暴吧?

  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我连忙朝宾馆跑去。

  刚下电梯,我就听到了思雨的惨叫声。

  原来真的如我预料的那样,思雨老公找到了宾馆。

  我很纳闷,思雨老公为什么会找到这里,直到几天后,我才明白,手机有定位系统。

  我连忙推开房门,这个时候,思雨衣服撒乱,瘫坐在地上,思雨老公抽着烟。

  看到我走进来,思雨老公面色不善。

  他不给我好脸色,我自然也没有给她好脸色,虽然我和思雨只是朋友关系,但是,我早就把她看成了亲人。

  思雨,你没事吧”

  “没事”,思雨看到我,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李杰,你给我滚,这里没你的事”,思雨老公冯毅是认识我的。

  我将思雨扶了起来,然后走到冯毅的面前,怒声说道:“你真的把事情弄清楚了吗?难道你和思雨这么多年,就不相信她的为人吗?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思雨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那么,你可以选择离婚,你觉得家暴这种行为是大丈夫所谓吗?”

  冯毅面色微动,不过很快就变得镇定下来,“李杰,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先把自己的事情搞清楚再说”

  我看了思雨一眼,难道思雨把我亲子鉴定的事情告诉了冯毅。

  “思雨,咱们走”,我懒得再和冯毅理论下去。

  “走?臭婊子,你今晚哪也别想去”

  当“臭婊子”三个字从冯毅嘴里冒出的时候,我心里极不是滋味,如果当初我能够接受思雨,那么,今天思雨肯定不会有如此的遭遇。

  “思雨,不要管他,我们走”

  冯毅一个健步冲到了我的面前,大声说道:“李杰,你他妈的算哪根葱,这是我和思雨之间的事,你有什么资格管,识相的话,赶紧滚”

  思雨怯生生地走到我的身后,看着出来,她是想跟我离开这里的。

  但是冯毅看到思雨这个举动之后,立马变得愤怒起来,趁我不注意,一个耳光扇在了思雨的脸上。

  啪的一声,很是清脆。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拳头直接砸在了冯毅的脸上。

  接着,我便和冯毅厮打了起来。

  嘭嘭嘭,嘭嘭嘭,我不知道揍了冯毅多少拳。

  虽然冯毅长得高大,但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出身农村的我虽然在城市里扎根了几年,但是与生俱来的力气并未消退,我不禁在想,农村的劣根性是否在我的灵魂里也没有消除。

  当然了,这个时候,我无暇去思考这些深层次的东西,因为,我们三个被警察带走了。

  报警的是酒店服务员。

  到了派出所,三个人做了笔录。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警察竟然劝我,不要管闲事。

  冯毅被我揍了一顿,似乎清醒了很多,信誓旦旦地在派出所内承认自己的错误,说以后会好好对待思雨。

  本来我们是要受到治安处罚的,但是由于我们“认罪”态度不错,且双方互相谅解了对方。

  所以,我们很快就从派出所里走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外面很冷,我将外套脱给了思雨。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一举动激怒了冯毅。

  冯毅上来就是一拳,我也不甘示弱,就这样,我和冯毅又干了一架。

  思雨没有报警,估计她是希望我狠狠揍冯毅一顿。

  没过几分钟,几个民警便从里面跑了出来,将我和冯毅拉开。

  然而再次被带到了房间里做笔录。

  这一次,冯毅一反之前的态度,直接告诉警官,我勾引他老婆,破坏他家庭,希望能够给我做出行政处罚。

  我百口难辩,想要找思雨来给我作证,哪知道,思雨刚刚趁我和冯毅不注意的时候,离开了派出所。

  仔细一想,我便明白了思雨的良苦用心,今晚,我是肯定不会让她跟冯毅走的,但是,看冯毅的态度,他肯定不会让思雨跟我离开。

  我和冯毅的性格都很倔强,这样下去,肯定还得打起来。

  面对冯毅的诬陷,我百口难辩。

  最终,警察做出了处决,让我赔偿五百块钱医药费。

  冯毅这小子还真不地道,死活要我拿出五百块钱出来才放我走。

  我出来的比较匆忙,所以现金不多,身上总共还剩两百块钱。

  “李杰,你今天要是不赔偿五百块钱医药费,你就别想走”

  冯毅是铁了心要钱,倒不是冯毅缺这五百块钱,而是他咽不下这口气。

  其实,我也觉得自己打冯毅不对,但是这家伙就是欠揍。

  女人出轨,咱们男人可以选择离婚,要是揍,也是揍奸夫,打女人真的没意思。

  不过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相同,也许冯毅觉得打思雨更解气。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脑海里突然闪现了黄小兰的身影。

  钱,最终还是给了冯毅,只不过,这钱是让我一好哥们送过来。

  这哥们和我,还有黄小兰是大学同学。

  王军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行啊,兄弟,偷了人家老婆,还敢打人家老公”

  我哭丧着脸说道:“你还不了解我,我哪有闲心思偷别人老婆”

  “呵呵,杰哥,你就不要装正经了,其他人不敢说,思雨,你绝对是把持不住”

  我和王军关系很好,所以,我和思雨的关系他是知道的。

  那次生日来找我喝咖啡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回到宿舍的时候,王军这小子硬说我跟思雨出去开房了。

  当时我也懒得解释,因为这种事越描越黑。

  估计在王军的心里,早就觉得我和思雨有那种关系。

  “哦,对了,这件事千万不能让黄小兰知道了”

  “啊?”,王军啊了一声,顿时让我觉得事情不妙。

  “怎么了?”

  “刚刚黄小兰打电话给我,问我昨晚有没有和你在一起,我说你在派出所,和人打架了”

  听到王军这样说,我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

  “怎么了,杰哥?”

  “没事,你那三百块钱就别指望我还了”

  “别呀,杰哥,你是知道的,我的钱都是辛苦钱,工地搬砖不容易啊”,王军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哪里是搬砖,堂堂项目经历还缺三百块钱”,王军开始是施工员,现在混成了项目经理,这小子,能说会道,比我混得好,大学寝室六个人,就我混得最差。

  和王军分别之后,我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公司。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被人事部的月姐叫去了。

  月姐三十多岁,人事部经理,在人事调动方面,有一定的决定权。

  和往常一样,月姐还是那副干练的打扮,黑色,职业套装,整个人显得较为妩媚。

  这种成熟的女人,对那些刚刚出身社会的大学生或者老男人比较有诱惑力,但是对我诱惑力不大,因为黄小兰比她更加有魅力。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舍不得和黄小兰离婚,是不是舍不得她那性感的身体。

  “李杰啊,最近请假的次数有些多啊”,月姐坐定,一幅官腔地说道。

  “月姐,您是有所不知啊,家里小孩生病了,没办法啊”,我随便扯了个理由,企图蒙混过去。

  我们公司是私人企业,所以一般不喜欢员工经常请假。

  “按说你也是老员工了,知道我们公司的形式,这两年业务越来越少,利润点也越来越低......”

  月姐说了一大堆话,我察言观色,想要知道月姐今早找我谈话的具体目的。

  该不会是想辞退我吧?

  不过月姐接下来的话,让我知道,是我想多了,因为我是技术性的员工,属于那种干事的人,公司不会轻易辞退我这样的人。

  月姐之所以今早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马经理岁数大了要退休了,我们部门还缺一个经理,目前我和卢强是最有希望的。

  “考核期就是这个月,所以李杰,你可得加把劲哦”

  我在公司小心翼翼的工作,为的就是我们部门经理的位置,人事部似乎知道我的想法,时不时暗示我,只要老马退休,我就有机会,这也是我一直没有跳槽的原因之一。

  “哦,我知道了,谢谢月姐提醒”,我笑着说道。

  “李杰啊,口头表达谢意可不行啊,要不,今晚请我吃个饭?”,说话的时候,月姐故意挺了一下自己那傲人的双峰。

  月姐让我请吃饭,我是不敢不请,毕竟月姐是人事部经理,我这次能不能升职,她有很大的决定权。

  其实内心深处,我极其渴望升职,极其渴望成功,大学寝室六个人,现在就我混得最差,如果能够升职,那么,就意味着我能够得到更多的薪资。

  当今社会,评价一个人的成功与否,不就是以金钱为标准吗?如果我经济条件好,那么,黄小兰完全可以在家里做家庭主妇,也就没有所谓生活上的烦恼了。

  但是,我为什么没有迟迟没有答应月姐的请求?那是因为我和月姐之间有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

  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当时我们部门经理辞职,眼瞅着我的机会来了,激动不已的我回家把这事告诉了黄小兰。

  黄小兰毕竟是做销售的,立马分析出了道道,她说我的机会虽然大,但是还需要走动。

  最后,我和黄小兰商量出了一个策略,那就是给月姐送礼。

  当然了,送礼不能太过贵重,但是也不能太轻。

  从来没有送过礼的我那次鼓起勇气去了月姐家,然后将两桶上好的六安瓜片放在了她家的桌上。

  月姐看了看茶叶,然后娇笑着说道:“平时看你挺老实的,没想到你还会送礼行贿啊”

  当时我红着脸,极为不好意思。

  月姐见我不好意思,笑着说道:“想要在职场走得更远,那就得不择手段,还得脸皮厚,李杰你能力是有的,但是,不够圆滑”

  仔细一想,月姐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我这个人比较正直,很容易得罪人,让我整天琢磨着讨好领导,这活我还真做不来。

  “这样吧,李杰,茶叶我可以收下,但是我有个条件”

  “请说”

  接下来月姐所说的话完全颠覆了我的人生观,月姐竟然提出了那种要求,让我在她家里陪她一晚,说话的时候,月姐似乎吃定了我似的,让我先坐一会,她先去洗澡。

  趁月姐洗澡的时候,我就像是做了坏事一样逃出了她家。

  回到家里之后,我不好意思把这件事告诉黄小兰,只好说,我不想搞送礼这样的首段升职。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