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老婆出轨之后,我开始疯狂的报复(4/4)

时间:2016-04-13 14:38来源:未知 作者:私房话编辑   投稿
导语

我今年三十岁,安徽人,老婆比我小一岁,结婚3年半,女儿三岁。...

  然而,几天后,结果就出来了,公司空降了部门经理老马,我也彻底失去了升职的机会。

  这件事被黄小兰数落了很久,她说我这人太死板,不知道变通。

  这一次的情况和上次何其相似,月姐让我请她吃饭,如果只是单纯地吃饭,我肯定是可以接受,可是我担心吃饭完.......

  “怎么?不愿意请姐吗?”,月姐见我半天没有反应,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月姐在职场摸爬打滚时间比我还长,人性摸得很准,她这是故意给我施加压力,让我早做决定。

  一方面是升职,一方面是丢弃自己的道德伦理,此刻的我真的很纠结。

  但是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拒绝。

  月姐摇了摇头,让我先回办公室,顺便把陆明叫来。

  陆明也是个老员工,四十多岁,比我年纪大,他的优势是经验丰富,但是他学历没有我高。

  不知道月姐跟陆明说了什么,二十来分钟之后,陆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满脸红光。

  看来,这次升职我估计又没有希望了。

  晚上我没有加班,没有心思加班,回家?家也不想回,因为我和黄小兰冷战。

  对了,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计划,那就是在一个月之内,看能不能找到黄小兰出轨的证据。

  闲着蛋疼的我还真的去了黄小兰他们的公司。

  我躲在对面的肯德基店,注视着她们的公司门口。

  由于黄小兰做的是销售,所以,她们下班一般要比我晚一两个小时。

  终于,我看到了黄小兰的身影,和往常一样,黄小兰还是那副干练的打扮,穿着精致的黑色丝袜,橘黄色的制服,整个人显得极为有气质。

  黄小兰朝车子走去。忘了跟大家说,车子一般都是黄小兰掌控,因为她下班比我晚,而且还要经常谈客户。

  然而,就在黄小兰准备进入车中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服,三十多岁的男人朝她走了过去。

  这个男人我认识,是黄小兰的上司,赵文博。

  我为什么会认识赵文博呢?是因为赵文博曾经送过黄小兰几次回来?

  现在想来,其中还是有猫腻的,赵文博他凭什么送黄小兰?

  以往黄小兰的解释是,赵总顺路。

  可是今天看到黄小兰和赵文博有说有笑的样子,我的心里极为不是滋味。

  赵文博成为了我的第一个怀疑对象,毕竟黄小兰跟他接触的机会比较多。

  之前吧友们也帮忙分析过,老婆出轨对象有三种,一种是工作利益有关的,一种是老同学,还有一种就是网络社交方面,我觉得黄小兰如果出轨的话,奸夫是赵文博的可能性比较大。

  果然,黄小兰没有进自己的车,而是钻入了赵文博的大奔。

  这个贱女人,我心中怒骂,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黄小兰的电话。

  很快,黄小兰便接听了。

  “你在哪?”

  “陪客户,对了,记得接玉洁”

  玉洁我们平常是放在托儿所,八点钟要准时接,现在已经七点多了。

  “今天我加班,你去接吧”,自己去幽会,让我去接女儿?以为我是傻逼吗?再说了,女儿和我没有血缘关系,我有必要再对她百般呵护吗?

  黄小兰的背叛,让我出现了一丝冷漠,虽然没有拿到黄小兰出轨的直接证据,但是,我有绝大把握肯定,她出轨了。

  听我说不去接女儿,黄小兰有些急了,她从大奔里走下来,不知道赵文博跟她说了些什么,最终她还是进了大奔。

  妈的,女儿都不要了吗?

  我今天就要看看,黄小兰跟赵文博要去哪里开房。

  我叫了辆车租车,跟在他们的后面。

  然而,大奔的行车轨迹出乎了我的预料,竟然直接开到了托儿所。

  心碎的一幕出现了,当玉洁从托儿所出来的时候,赵文博一下子把玉洁抱在了怀里。

  看样子,玉洁是认识赵文博的,在他的怀里有说有笑。

  我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地揍赵文博一顿。

  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一定要理智,如果这个时候冲出去,起不到任何效果,反而会打草惊蛇。

  接了玉洁之后,黄小兰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餐厅。

  我紧随其后,心中愤怒无比,难不成,他们还敢当着女儿的面亲热不成?

  进入餐厅之后,赵文博坐在了黄小兰的对面,时不时还逗玉洁玩,他们亲昵的样子,完全是像一家人的模样。

  我冷冷地看着他们。

  这顿饭,赵文博和黄小兰足足吃了两个小时。

  玉洁似乎有些困了,但是两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依旧没有要分开的意思。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玉洁睡着了,赵文博把自己的西服披在了玉洁的身上。

  我恨不得立马冲出去,扔掉赵文博的衣服,抱走玉洁。

  不过,这个时候我不能冲动,否则的话前功尽弃。

  我拿出手机,想要再次试探黄小兰。

  “喂,黄小兰,我已经到家了,你和玉洁哪里去了?”

  “我,我在陪客户,玉洁已经睡着了,我们等会就回来”

  啪的一声,我挂断了电话,什么玩意?陪客户,陪你情夫吧?

  也许是我的电话起了作用,黄小兰起身,赵文博抱起玉洁,一同走出了餐厅。

  我连忙跑出餐厅,上了那辆等候已久的出租车。

  车租车师傅笑着说道:“兄弟,是不是在调查老婆啊?”

  为了能够更加方便地了解黄小兰的行踪,我包下了这辆车租车。

  我嗯了一声。

  “哎,社会浮躁咯,这也不怪你老婆,那家伙开着大奔,这种有钱的人想要追女人,一抓一个准,说不定,有主动倒贴的女人也不奇怪”

  司机很健谈,一边开车一边安慰我。

  “生活要想过如意,头顶一片绿,兄弟,看开点,有些人巴不得自己老婆抱上有钱人的大腿”

  我心情极差,懒得理会司机,司机似乎也知道我心情不好,很快就闭口不言了。

  车子终于缓缓地停了下来,黄小兰没有和赵文博去开房,而是来到了我们的小区。

  趁着黄小兰和赵文博谈话之际,我闪身来到电梯口,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然而让我颇为失望的时候,黄小兰下车之后,赵文博并没有什么非分之举。

  黄小兰回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客厅里。

  “去哪了?”

  “陪客户”,黄小兰依旧在撒谎。

  “陪客户?我刚刚可是看到你从赵文博的车子走出来的”

  黄小兰没有否认是赵文博送她回来,而是继续撒谎说,赵总顺路。

  我心中绞痛,如果黄小兰这个时候能够和我坦诚相见该有多好。

  “下次早点回来”,我强忍着愤怒,起身回到了卧室。

  黄小兰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言辞不善,欲言又止。

  其实,我是希望黄小兰能够跟我坦白的,同时,我也非常希望是自己多心,黄小兰并未出轨。

  黄小兰安顿好女儿之后,便回到了卧室。

  我还在玩游戏,黄小兰眉头微蹙。

  “李杰,这么晚了,咱们早点休息吧”

  我没有理会黄小兰,在游戏里肆意地杀戮着。

  半个小时之后,我依旧没有睡意,到阳台点了根烟。

  一闪一闪的亮光从烟头散出,是那么的微弱。

  抽完烟,回到卧室,我继续在游戏里厮杀。

  黄小兰倒是好睡,能够清晰地听到她酣睡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我故意把鼠标和键盘的声音弄得很大。

  “李杰,你到底想怎么样?到底睡不睡?”

  “不睡,你睡吧”

  “你声音那么大,我怎么睡”,黄小兰生气道。

  声音大?老子都快要失眠了,你却睡得舒服?

  “你爱睡不睡”

  “李杰,你太过分了,我知道,女儿不是咱们亲生的,你心里不好受,其实我心里也不舒服,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挑个时间去妇幼医院查看一下当天和玉洁同期出生的小孩,说不定是抱错了”

  我也有这个想法,那就是小孩抱错了。

  “玉洁到底是不是抱错了,我自然会去查明”

  “李杰,你觉得咱们这样冷战下去有意思吗?”

  我假装专注游戏,不理她。

  “李杰,我知道,你一直怀疑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以前关于这方面的话题,黄小兰总是避而不谈,但是这一次,她主动表态,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黄小兰的话,可信吗?

  “那么,你今晚到底去哪了?”

  “我,我陪客户去了,老公,销售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每个人都要潜规则”

  我摇了摇头,起身睡觉。

  黄小兰还在撒谎,没有交谈下去的必要了。

  见我起身睡觉,黄小兰以为原谅她了,面露久违笑容。

  躺下之后,黄小兰主动示好。

  算算时间,我和黄小兰有个把月没有亲热了。

  面对黄小兰的热情,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没有心情。

  但是黄小兰似乎想要用自己的身体融化我,撩拨的尺度越来越大。

  我身体发热,感觉有些把持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黄小兰直接跨坐在了我的身上。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黄小兰已经准备好了早点。

  我有些懊恼,懊恼昨晚没有把持住,还是和黄小兰发生了关系。

  黄小兰今早气色很好,白里透红。

  吃完早点之后,黄小兰带着玉洁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真的很希望,这温馨的一幕是真的,没有参杂一丝的做作。

  但是很明显,这些都是表面现象,昨晚黄小兰对我说了谎,她明明跟赵文博出去吃饭,却跟我说,在陪客户。

  如果黄小兰心里没有鬼的话,那么,她完全没有必要撒谎。

  带着沉重的心情我来到了公司。

  在走廊的时候我遇到了人事部经理月姐。

  月姐还是那般妩媚多娇。

  上班的时候没什么心思,总是琢磨着怎么去找到黄小兰出轨的证据。

  中午时分,我接到了思雨的电话,对于前天晚上的事情,思雨不断道歉。

  这件事不能怪思雨,再说了,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我问思雨,她老公有没有再为难她。

  思雨跟我说,这两天她压根就没有回家。

  “杰哥,晚上请你吃饭?”

  “不了,晚上要加班”,我谢绝了思雨的邀请,倒不是我真的要加班,是因为我要跟踪黄小兰。

  下班之后,我叫了辆车租车,然后来到了黄小兰公司对面。

  没过多久,黄小兰便从公司里走了出来,赵文博跟在她的身后。

  很熟练的,黄小兰钻入了赵文博的大奔之中。

  我连忙让司机跟上大奔。

(责任编辑:admin)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