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能让他光明正大来我家提亲,我几乎跟全家为敌,最后没想到

时间:2017-10-18 15:02来源:未知 作者:女人私房话主编   投稿
导语

从小到大,我都以假小子的形象出现在周围人的视野里。这跟我上面两个哥哥或多或少有些关联,因为小的时候家里较为拮据,平时都穿哥哥们的衣...

从小到大,我都以假小子的形象出现在周围人的视野里。这跟我上面两个哥哥或多或少有些关联,因为小的时候家里较为拮据,平时都穿哥哥们的衣服,打小也总跟在两个哥哥屁股后面跑。在我年少懵懂的时候,我就觉得跟哥哥一起玩的王阳明特别的逗,爬树上得去下不来,游泳下得去上不来,欺负鹅被狗追,追狗被狗咬。总是他不管玩什么花样,每次都把自己搞得很狼狈。

可偏偏我特别喜欢跟他玩,每次他做坏事搞砸了,拉着我跑的时候,我又害怕又开心。等到了安全的地方,看他摸着胸口气喘吁吁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格格大笑。他每次都很生气地戳我的脑门,说我是扫把星,让我下次别再跟着他了。可是每次他又很乐意地带上我。

自高中分开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大学后到现在,我们更是一次面都没再见过。可是我时不时我还是会想起童年时同他的那些美好回忆。今年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还没有男朋友。亲戚朋友都在为我着急,每天不管是坐着站着,三句话有两句话就是关于我相亲的事。可以说最近我出去跟男生见面的次数比我每天去单位报到还要多。我爸妈甚至在网上给我报名参加了相亲节目,好在没有通过。

我的两个哥哥都已经成家,大哥的孩子已经有三岁了,每次见到我“姑姑姑姑”叫得我很甜。我也喜欢去我大哥家串门,因为我嫂子很热情。我嫂子有个表弟,琢磨着介绍给我认识,我大哥摇摇头说出了我的心思,提起了王阳明。

哥说这些年一直不告诉我他的消息,是因为他现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大学毕业后跟几个同学搞创业,志气是好,可是有些不太务实,所以一次次失败,前些天他已经回来了,在他家人的安排下找了份卖保险的工作。哥说要不是看我这么一根筋,压根就不会告诉我,让我自己看着办。

我来到了他家,他正身着雪白衬衫在餐桌前吃饭。他第一眼似乎没把我认出来。直到王妈妈热情地迎上来,说好久没见到我了,他才恍然大悟,指着我说,哎呀原来是你啊,真是女大十八变啊,现在都长这么漂亮了。

看来他的格一点没变,我很欣慰他对我没有陌生感。王妈妈总是对我很客气,我说吃过饭了,她还在一个劲地忙前忙后,搞得我很不好意思。王妈妈让我们两慢慢叙旧,我们互相交换了彼此这些年一些值得说的经历。

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有女朋友,犹豫了许久,我还是问出了口,他摇头叹息,他现在一无所有,有哪个女的会看得上他。他反问我最近相亲怎么样?原来他也在默默地关注着我,我有些感动,说还不就那样。

随后我跟他一起去推销了一个下午的保险,傍晚时分,来到公园的草地上休息,他给我买了瓶绿茶,责备我干嘛还跟以前一样,屁颠屁颠跟在他后面跑,说把我给累坏了吧!我说我跟着他是因为有话想跟他说。

我提起了初中那会儿替别的女孩给他送情书的事。我说其实我很不乐意,可是没办法,谁让我们是好兄弟呢!他沉默不语。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干脆再直接挑明,我说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如果他觉得可以,我们就结婚吧!

话题有些沉重,他冷不防地笑了笑,说其实那会儿他猜到我的心思了,只不过我是他另外两个好兄弟的亲妹妹,他不敢想。其实那些情书他压根就没看过,每次都是直接撕掉的。他说现在我们不是小孩子了,结婚意味着一种责任了,而就现在而言,他担不起这个责任,他根本没能力给我幸福,所以他跟我说抱歉,然后就走了。

嫂子的表弟秦越开始频繁的出现在我面前,每次都开着那辆显眼的跑车,故意停在我单位楼下,车后放一大捧鲜红的玫瑰。我讨厌极了他这种炫富的行为,可是碍于他是嫂子的表弟,我不好把话说的太重。只跟他说他就像个小孩子,我以为他有自知之明,然而他反过来故意给我装糊涂。

我上了他的车,拒绝他所有的提议,让他把车子开向江边,他没脸没皮地说江边漫步也挺浪漫的。我没理他,偷偷给王阳明发了条短信。待车子开到江边时,我让他停了下来,直接告诉他,我不想因为他而破坏了我跟嫂子之间的关系,希望他以后别再来骚扰我。推门下车,他追上来拽住我胳膊,说我们两个人的事跟他表姐没关系。

放开。

我烦透了他。正巧这个时候阳明赶到了,就像小时候那样,再危险也得拽着我一起逃,他直接扔掉电动车,冲过来推开秦越,一拳将他打趴在车前盖上,气势汹汹地指着他,质问他想干嘛。

秦越摸了摸脸,似笑非笑地说,王阳明有些手段啊!今天我还有事,不过我们来日方长,走着瞧。然后他直接上车走了。给我的感觉好像他认识阳明,似乎还很熟。阳明担心的追问我怎么样,问我那个人是谁。由此可见阳明并不认识他。我想应该是大哥或大嫂告诉他的吧!

我一五一十告诉了阳明。我坦言这次让他过来是再次表明我的心意,一个人的幸福并不是靠谁给予的,是靠自己把握,两个人的幸福则需要两个人共同创造。他说也许我说的对,不过让我回去好好想清楚。我看到了希望,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该静下来想清楚的是他。

嫂子打电话让我去家里一趟,我预感到不妙。带着忐忑的心来到了大哥家,嫂子正在用药给秦越擦脸,还一边骂骂咧咧。我内心跳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卑鄙。秦越余光瞟见了门口的我,不耐烦的推开嫂子的手:哎呀,姐我没事。

嫂子拍他的脑门,指着他教训:还见义勇为,很能打吗?不知道现在的扒手都是成全结队的,今天算你走运,下次再这么鲁莽就给我滚回去,要是你在我这出了什么事,我可没法跟你爸妈交代。

哎呀,知道了,怎么跟我妈一样烦,这不还没到更年期嘛!秦越抱怨躲开。嫂子拽住他的头发来回甩,骂他臭小子反了。秦越求饶,示意门口有人,没脸没皮的嘀咕,让嫂子在他未来的老婆面前留点面子。

嫂子这才发现我到了,笑呵呵的赶紧把我迎了进去。其实他们的姐弟情挺令人暖心的,加之我意识到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冤枉了秦越。所以并不是很生气他刚才的轻浮。

嫂子忙碌着又是上水果盘,又是倒茶,把我也当成了客人对待,我很清楚,她这是在大力撮合我们两。嫂子说买了很多我爱吃的菜,让我晚上在家一起吃饭。然后掉头朝厨房走去。

我站起来,刚想追上嫂子说我还有事,坐会儿就走。谁料秦越竟然堵在我面前小声威胁我,说先是因为我挨了一拳,接着又为我撒谎骗了他的好姐姐,别那么不给他面子,否则他马上把事实告诉嫂子。我白了他一眼,咬牙骂他卑鄙。

他嬉皮笑脸,说有的时候为了得到,卑鄙卑鄙也无妨。既然我认定了我的发小王阳明,又何须怕单独给他点时间呢?留下来既是给他一个机会,更是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一来可以替我验证我对王阳明是否真的那么用情至深,二来万一只是出于对儿时的眷恋,也不至于错失了眼前他这么个好男人

我对他无语。好,就当是陪他玩玩小孩子过家家,白了他一眼坐回沙发。他开始没头没脑的在我面前作秀,又是给我讲笑话,又是给我表演魔术,一个人在那自娱自乐,笑话烂得要死,魔术更是菜得可以,我瞥他一眼,他自己就是个笑话,我无语地笑了一下。

他忽然站起来指着我,把我给吓了一跳,结果只告诉我,说我终于笑了。我呵呵,我说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我这种态度,他竟然还不生气,吊儿郎当的说看来我对他算是有初步了解了。我看他真是有病。

王妈妈来我单位找我,我热情地把他请到我的办公室。王妈妈有些拘束,有话好像又不好说出口。在我的心里,我早把她当成了婆婆。我让她有话直说。王妈妈再三犹豫后,说出了心里的苦恼。阳明已经想通了,决定跟我在一起,可是因为这几年阳明在外创业失败,家里头没多少积蓄,拿不出太多的聘金,另外现在我们家比他们家搞得好,我又在事业单位上班,所以怕我爸妈不同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让王妈妈放心,只要阳明同意了,我们家不用担心。我让王妈妈安心回家准备好,等我通知,直接上我们家提亲就好。送走了眉开眼笑的王妈妈,我也赶紧提前下班回到家,把爸妈拉到一起跟他们商量这件事。

爸妈不同意,让我考虑嫂子的那个表弟秦越。我极力反对,质问他们对秦越了解多少,不就是看他表面风光吗?实际上他就是个只知道花家里钱,耍酷充土豪的败家子。可是阳明我们对他都是知根知底的,从小就勤奋好学。

爸妈说人是会变的,以前小的时候阳明是这群孩子中的佼佼者,可是我已经有五六年没见过他了,很多事情我根本不知道。我有什么不知道的,我知道爸妈想说阳明这些年一直一事无成。

我为阳明平反,不就是创业失败了几次嘛,谁还没有经历过失败?现在他在卖保险,有多努力随时可以看到,我相信将来阳明一定能做出一番事业。真正靠得住的男人是他本身,而不是他的家底。

我跟爸妈正博弈的火花四射的时候,大哥和大嫂来了,关键是那个秦越也来了。秦越手里提着一大堆礼品,上来就问候叔叔阿姨好,介绍他手里的分别是什么,吃了有什么效果,把我爸妈哄得眉开眼笑,见他们彼此熟悉的很,看来这个家伙已经不止第一次来了,他可真有手段。

我看了看大哥大嫂,也不知道刚才我跟爸妈说的那些话他们听到了没,应该没听到吧,否则嫂子肯定会不高兴。大哥说老远就听见我跟爸妈嚷嚷了,把我训斥了一顿。我承认跟爸妈吵嘴是我不对,可是我的终身大事得由我自己决定,任何人都不得干预,我已经决定了,我非阳明不嫁。

我豁出去了,不能再瞻前顾后一直任由他们这么帮着秦越没结果的胡闹下去,嫂子若是因为这个从此对我产生误会,我以后再慢慢获得她的原谅,总之到了这个地步还当断不断,那今后必受其乱。

妈气得都想要出手扇我耳光了。那个秦越却站出来说话,让我妈消消气,还说我刚才说的话很在理,一个男人是否靠得住,确实要看其本身,而不能看他的家庭背景,让我妈不妨就让他未来的老婆去看清那个男人好了。

他凭什么当着我家人的面直管我叫未来老婆?见他们一个个没反应,我算是明白了,一个个全都被他给收买了。我气得往我房间跑。过了会儿,那个秦越走了进来。我指着门口毫不客气让他滚。

他直接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他说他已经说服我爸妈同意让阳明来提亲,应该好好谢谢他才是。我看他简直就是个疯子,我问他到底什么意思,究竟想干嘛?他不回答我,笑了笑走了出去。

结果我爸妈真同意了,让我赶紧通知阳明来提亲,不然指不定他们什么时候会反悔。我不清楚那个秦越究竟在使什么坏?但不管他做什么,都不可能左右得了我。以防再出变故,当天晚上,我让王妈妈明天务必来我家提亲。

我知道爸妈不会管,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买菜,然后亲自下厨,等待阳明带着聘礼而来。饭桌上不用讲也知道很尴尬,我拉着阳明站起来,一起敬我爸妈,向他们道歉,让他们放心我一定不会选错人,今后会跟阳明一起孝顺他们。阳明也争执的表态,将来一定会给我幸福,孝敬二老。

不速之客秦越半路杀了出来,我妈马上却迎接他,把他请到桌边坐下。阳明涨红了脸,起身就往外走。王妈妈说了声对不起,边喊边追了出去。我想追出去,秦越一把拉住了我。我挥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他的脸上,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不会放过你。

他抓住我的一双手,将我往里面一移,舌头顶起被我打红的腮帮子,说:不放过我也不差这会儿,待会我会再做件卑鄙的事,做好心理准备吧!叔叔阿姨,你们不用管,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他拉着我往外走。我挣扎,骂他,打他,踢他,他就是不松,最后我在他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痛的龇牙咧嘴,回过头,严肃地说:我带你去看清你认定的好男人到底是副什么嘴脸,你是时候该醒醒了。

他把我拉到了阳明家屋后边,屋里传出乒铃乓啷的响声。我想冲进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拉回我,捂住我的嘴,让我别吵,听里面说些什么。跟着,阳明怒吼声传了出来“现在你满意了?”跟着是王妈妈的解释。王妈妈说这都是为了他好。

阳明这是怎么了?他怎么能这么凶王妈妈?秦越死死地按住我,我含泪听完了他们母子两的所有对白。

这一切都是他们母子两的计划。王妈妈从我这些年对她的敬爱,以及我近期相亲一次次泡汤中,断定我对王阳明有情,而且情很深。所以把在外面浑浑噩噩的王阳明叫了回来,告诉王阳明只要把我搞到手,今后便可以凭借我在单位上的地位和人脉再次东山再起。

而王阳明早就已经变为了一个只谈报复理想,成天幻想着一夜暴富的好吃懒做之人。一切听从王妈妈的安排,找了份工作踏实拼命的干,等我去找他再对我欲擒故纵,故意说那些“可能给不了我幸福”,“不想耽误我”之类的话。

王阳明觉得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所有把所有的怨气统统都撒还在了王妈妈身上。还说我事业单位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他外面有一个朋友发达了起来,分分钟几百万,压根就不稀罕我的什么地位,什么人脉圈子。

王妈妈一个劲的安抚他,让他冷静,小声点,说他们还没有输,只要我不知道,只要拿下我,一切都还来得及。王妈妈还分析出,这次我爸妈和秦越公然对付他们,实际上是为他们创造了更有把握拿下我的机会。

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我真是不敢相信,王妈妈竟然是这么可恶,这么有心机的人。秦越也低声感叹,还以为是王阳明,没想到这为老太太才是高手,果然是母爱伟大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秦越不再阻止我,我冲到门口,一掌将门推开,心酸地说:抱歉王妈妈,可能要叫你失望了。

母子两傻了眼。而我不想再多看他们一眼,转身就走。秦越一直跟在我后面,最后我在江边静静地坐下来,心里一阵一阵的抽搐。秦越拖下外套给我披上,然后在我身旁坐下。我把衣服还给他,平静地说:这都是你设计好的吧,王阳明不是好人,你也一样,你走吧,我没心情跟你吵。

他又给我披上,按住不让我扯掉,非要让我听他把话说完再滚也不迟。

他说他跟王阳明其实是大学同学,不过不同级,他低王阳明一级,王阳明当时是学校创业办嘉奖和扶持的重点对象,微风的很,也许正是因为这些使得他膨胀了,所以导致他出来创业总是高看自己,低估市场行情,小瞧竞争对手,最终输得一败涂地。更可悲的是,他最后竟然妄想追求一个富豪的女儿,企图做上金龟婿。

我奇怪,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他说因为当时他就是王阳明的商业竞争对手,只可惜王阳明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败给了谁。而王阳明想追求的那个富家千金正是他现在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所以他比任何人都了解王阳明,绝不允许王阳明这种男人祸害我一辈子。可是我是个一根筋,说再多也是多余,所以他只能出此下策,通过这种方法迫使王阳明亲口告诉我他究竟是个什么人。

我让他省省,别把自己说的这么伟大,质问他做这么多又是为了什么。他摆摆手,说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伟大,赤条条的说就是看上了我美丽的外表,一根筋的脾气,还能做一手好菜,是个正宗的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女人。他说他做这么多,总而言之简单一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瞥了他一眼,他忽地往我面前一蹲,说:或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行,呱呱呱……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王阳明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我身后。待我转过身,王阳明手里的木棍狠狠地朝我头上劈来。我害怕的闭上眼,听见砰一声,木棍却没有落在我头上。我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抱住,睁开眼,正是秦越护住了我,而那根棍子打在了他头上,鲜血滴在在我脸上。秦越反身一脚将阳明踹翻,跟着他自己也躺在了地上,盯着我,说:他疯了,快走,快走。

王阳明爬起来:原来我的公司就是被你给算计没的,今天我非要了你的命不可,还有你,口口声声说打小就喜欢我,结果跟这个王八蛋来算计我,害我蒙受前所未有的耻辱,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我一边大喊着救命,一边抓住秦越的肩膀吃力地往后拖。王阳明木棍直指,一步步靠近。秦越有气无力,让我别管他,快跑。王阳明三两步跑了上来,木棒迎面挥向我。秦越忽地将我扑倒,木棒又打在了他的后脑。

秦越严严实实地护住我,木棒一下下,不停的在他肩膀和后脑交换。我哭着喊着,求王阳明别打了,王阳明却越发的发狂。终于两个巡逻警察闻声赶到了现场,控制住了王阳明。秦越笑着松开了我。

我起身拖着他的脑袋,手上湿漉漉的全是血,我很害怕,颤抖着声音恳求道:秦越,秦越你坚持住,别吓我,救护车马上就到。

他有气无力,乐呵呵地说:放心吧,我死不了,用不着哭丧。不过万一调皮的小阎王怀念我这个兄弟,提前派黑白无常来请我下去陪他喝酒,你千万别自责。王阳明他本来就想弄死我。还有……追求是需要手段的,追求本来也就是一种手段,所以愿意付诸行动,花心思追求你的人,你大可以给他一机会,然后再用你的智慧去辨别,对方是否真心。

我点头说:我知道了,你别再说了。

他咽了口口水:那这么说,万一我死不了,你肯给我一次机会了?

我连连点头:给,我给,你都已经叫我未来老婆了,只要你坚持住,等你好了我们直接结婚都行。

他想大笑,可是没力气:你说的,救护车,救护车怎么还没来啊,我还不想死啊,救护车,救护车……未来老婆,我有点困了,等下救护车来了叫我一声。

他合上了双眼。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抢救,秦越总算是脱离了危险期,被转入了重病房,我趴在无菌室的玻璃墙上,盯着躺在病床上挂着氧气和点滴的秦越,含泪谢谢老天爷。

图片源于网络)

(故事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女人私房话主编)
    标签:
    大家都在看
    • 子宫畸形能怀孕吗

      先天性子宫发育异常是生殖器官畸形中最常见的一种,临床意义亦比较大。两侧副中肾管在...

    • 女人婚后出轨

      婚后女人出轨多是为了寻找初恋感。结婚后的女人大多数要出去工作养家,回到家里又有数...

    • 婚礼齐刘海发型

      齐刘海剪什么发型好看?齐刘海的女生有梳长发的有梳短发的,真要比较哪一款发型好看,...

    • 一夜情的危害

      一直颇受争议的约会网站爱遇合认为正当中国一些人为拥有一夜情而沾沾自喜,并不时...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